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诛心玉簪(四)
    到了仁清寺,雨已经停了,宁如寄侧头望望,不远处的杏花林沐浴在一片朦胧的水汽中,幽远而出尘。她不由自主又想起了那天看到的,柳树下的布衣书生,还有他望着那玉簪时的神情,接着又想起了卫甄,不知道他这会儿已回去了没有。

     住持惠真等在大门处,见他们到来,行了个礼就要引进去,吴永修却摆摆手:

     “有没有后门能进?这会儿先别打扰郡主,看了现场再说。”

     惠真忙道:“有,那年轻人本就住在寺后的菜园里,有一道后门进出。”

     一行人便在惠真的带领下绕过围墙往后门走去,刚下过雨的土地湿润得很,小道上有几道清晰的脚印,顺着佛寺的围墙一直延伸到后面菜园的泥墙外,在泥墙的某处变得十分凌乱,接着又连到了后门处。

     后门大开着,一眼望进去果然是个菜园,早春种下去的菜芽刚刚冒头,一片齐整的翠绿。

     菜园一角有一间小茅屋,此刻茅屋门口站着两个年轻的僧人,脸色比来报案的那个还要白,看来不用问,尸首就在那间茅屋之中。

     吴永修一边走,一边询问惠真死者的身份,宁如寄在旁也听明白了大概始末。

     死者名叫周元皓,是个秀才,因为家境贫寒这才寄居在寺里读书。为人谦和有礼,寡言少语,很少出门,也没有来往的朋友,平日除了读书,就是待在寺里帮僧人们种菜干活,和寺里的人相处得都不错。

     “他也帮你们打扫院子?那他从哪里往寺里去?”宁如寄将菜园环视一周,插口问道。

     “前面有道门。”惠真抬手一指,众人这才看见,菜园对面几棵树的后面有一道窄窄的红漆木门,被树木遮着,不细看很容易忽略,此刻那门紧闭着,似乎是刻意把这里的命案和前面的一切隔绝开来。

     惠真又道:“那门平日是不关的,但今日……”

     众人看向那木门,都明白他的意思,今日是因为有南平郡主到来,这门才关上的。

     今日一大早,南平郡主夫妻就来到寺中上香,因接下来的三日都是斋日,郡主就吩咐在寺里住下,礼佛三日后再回府。仁清寺地方不大,除了平日供零散居士居住的香房之外,就只有一间还算幽静的后禅院,便专门打扫出来给郡主下榻。那扇木门的后面,正是郡主和仪宾住的地方。

     “郡主是第一次住在寺里么?”宁如寄忽然道。

     “不,之前郡主也已来过许多次了,都住在这间禅院里。”

     “哦?都是什么时候来的?”

     “郡主潜心礼佛,每逢十斋日必来。”

     “走吧,先去瞧瞧现场。”宁如寄点点头,收回目光,当先朝那间茅屋走去。

     来的路上,那报案的僧人已把发现尸首的情形简要说了。

     仁清寺里的有个叫云明的年轻僧人,与死者周元皓的关系最好。寺里每日未时都是僧人自修时间,今日云明念完经,就来寻周元皓下棋,在后门敲了半晌没动静,他便绕到茅屋这边的墙头来看。

     因菜园是后建的,与前面寺边高大的院墙不同,菜园的四下只围了一圈低矮的泥墙,雨下的不大,云明便扒上墙头,想看看周元皓是不是在睡觉。谁知这一看,却险些把他的魂给吓掉了。只见茅屋的门大开着,周元皓躺在门口,身上血迹斑斑,两条腿直挺挺的,早已死去多时了。

     云明连忙跑去告诉了主持,主持派了一个僧人去报案,另留下两个人看守现场,茅屋门口那个身材瘦小满眼泪光的僧人就是云明。

     吴永修安排两个捕快分别去问话,然后和宁如寄一起来到了茅屋前,果然如云明所说,死者周元皓就躺在大门口,头朝里脚朝外,仰面向上,身上身下满是血迹,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仿佛充满了疑惑和不甘。

     宁如寄看了看周围,走近屋门去打量死者的面容,谁料这一瞧,心里却不禁猛地咯噔一声——这人,她见过。

     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和卫甄来看花时,在街边遇到的那个,捧着簪子的布衣书生。

     ※※※

     吴永修手下办事效率都很高,不用吩咐便开始各自去勘察现场,宁如寄就和吴永修一起,踏进屋门去查看尸首。

     通常情况下,尸首一般都会抬回衙门去检验,因此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仵作,宁如寄凭自己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心里也大概有了个数。

     死者胸口中刀,数刀毙命,身上没有多余的伤口,可见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杀。屋内没有打斗痕迹,尸首倒在门口,由此可以推断,遇害的时候门是关着的,凶手来敲门,死者给凶手开了门,然后迎面被刺。

     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是死者认识的人,这佛寺里除了暂住的南平郡主夫妻,剩下的就是平日和他朝夕相处的二十多个和尚了,会是哪一个呢?

     宁如寄蹲下身去,细看死者的伤口,眼角余光却忽然瞥见那地上有一处不大对劲。死者倒下后就再也没有挪动过,鲜血从伤口流出来,在他身下汇聚成一片血泊,然而就在这一小片血泊的边缘,赫然印着半枚脚印。

     宁如寄心中一凛,站起身来,伸出自己的脚比量了一下——又是一只六寸半的脚。

     “宁小官,发现什么了?”吴永修连忙凑过来。

     宁如寄指了指那脚印,吴永修看了一眼,顿时“咦”了一声:“那戏子的案子里,也有个女人的脚印,怎么这么巧,难不成……”

     宁如寄没说话,想了一会儿,才对吴永修道:“回去让仵作好好检查检查,这周元皓的伤口,和高胜的一样不一样。”

     吴永修也是多年的老捕头了,自然一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单凭出现在两个现场的相似的脚印,并不能说明这两个案子有什么关联,倘若还有别的辅证,这两个案子才能并案调查。

     “嗯,回头我再让他们查查,这两个人有没有什么关系。”

     两人正说着话,不远处的小捕快忽然叫了一声:“头儿,快看这个!”

     宁如寄和吴永修立刻转过去,顺着那小捕快的手,看到尸首不远处的门框下,两截折断的簪子,静静地躺在那里。那簪子的玉色碧翠,雕工精细,簪头上的龙首栩栩如生,不正是她和卫甄遇到周元皓的那天,他捧在手里看的那支?

     宁如寄蹲下身去,仔细瞧了瞧地面,见周围还有些细小的玉碎,心下明了,回头向吴永修道:“是摔碎的。”

     也就是说,是从某个人的头上或者手里掉下来,而不是被人折断丢在这里的。

     “好啊,凶手还真是个女人!”吴永修立刻断言。

     宁如寄忍不住皱眉,老吴头儿这样的大老粗,还真是不太懂簪子的事,如今这样的簪子满大街男男女女都能戴了,他竟然不知道。更何况,她还恰巧知道,这簪子正是属于死者的。

     “这是周元皓的簪子,我见他拿过。”

     吴永修一愣:“你见过?宁小官,你认得这个周元皓?”

     “不认识,只是见过罢了。”宁如寄摇头,“就在高胜尸首被发现的那天,在路边见他拿着看——庆王爷也看见了。”

     “原来如此……”吴永修长舒了口气,站起身来,指挥手下把这两截断簪收起来,当做物证带回去。

     宁如寄瞥了眼那簪子,忽然想起这簪子最初的来历,想了想,还是把话咽了回去,没告诉吴永修。但目光却忍不住穿过屋门,向树木掩映中的后禅院望过去。

     “郡主知道这里出命案了吗?”

     “当然知道了,我刚打听过,郡主夫妻这回就带了两个丫鬟来,人倒是不多……”

     吴永修说着叹了口气,想了想,先叫了自己的手下过来:“你们俩,跟着主持去前院召集寺里所有的和尚,问他们今天都干了什么。你们,把这寺里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搜一遍,绝不能有漏掉的地方。剩下的就待在这屋里,继续找线索。”

     安排了一遍,回过头来,脸上转眼堆起了笑:“至于宁小官你嘛……”

     不用说完,宁如寄一早就知道他想要她去干什么,因此回答的也干脆:“我知道了,待会儿我就去前面,拜见郡主和仪宾。”

     “哎,那是最好不过了,郡主那边,可全靠宁小官你了。放心,等这案子了了,我一定请你上醉云楼好好吃一顿!”

     醉云楼是京城有名的菜馆,招牌菜是红烧肉和炖肘子,看来宁如寄爱吃肉的事早已传到了老吴头儿的耳朵里,而传话的罪魁祸首,不用说,必是卫甄无疑。

     宁如寄在心里又把卫甄默默骂了一遍。

     “那可就多谢你了。”笑了笑还是应了下来,有人请吃肉,不吃白不吃。

     看看现场已经没什么可查的了,宁如寄告别吴永修,准备跟着主持往前院走,但刚一跨出门,身子却又骤然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