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诛心玉簪(八)
     “哦?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南平郡主的声音依旧平平缓缓。

     周围的人却似乎都不能平静了,就连卫甄看着她的目光也带了一丝丝怀疑,唯有南平郡主还是方才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而四下唯一与她相似的,便是站在她身边的仪宾晋安。

     晋安的目光也锁在她身上,只是里面除了温柔,别的全没有。

     “小的暂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但相信随着调查,真相会慢慢显露的。但此刻,小的斗胆,还请郡主不要离开仁清寺。”

     南平郡主没说话,仪宾晋安先沉了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郡主?”

     宁如寄躬了躬身:“并不是,正如我方才向仪宾您所说,这是为了洗脱郡主的嫌疑,以堵悠悠之口。”

     “哼,满嘴狡辩之词,郡主尊贵之身,岂是你个小小书童能够左右的?”

     “小的并无意左右,只是就事论事。这两支玉簪确是郡主之物,如何会到了死者那里,我们都不清楚,倘若这些事传了出去,变作风言风语,将于郡主清名有碍。”宁如寄慢慢地回应道,措辞十分软,语气却很硬。

     晋安彻底拉下了脸:“郡主身子不适,需要回府调养,倘若出了差错,你可担得起?”

     一面说着,一面向宁如寄走了两步,他身材高大,宁如寄立时觉得一股无形的气势向自己压了过来,她在心里叹息一声,默默低下了头。

     “她担不起,我可担得起?”卫甄见状立时上前一步,不动声色地把宁如寄护在了身后。

     “十六叔……”

     “如寄说得对,你们夫妻倘若此刻离开,少不得被人说闲话,依我看,还是暂时留在寺里的好。至于破案嘛,我相信三日之内必会有结果。”

     这话一出,宁如寄还没有什么表示,吴永修先瞪大了眼。

     案情到现在还混沌不清,庆王爷居然就敢这样打包票了?这不是要他的命么?看来这案子只能推到宁小官身上了,左右宁小官把庆王爷吃的死死的,到时候不管什么状况,反正不会怪到他吴永修身上就是了。

     正胡乱想着,忽然有两辆马车从路的那头飞驰而来,不多时便停在了仁清寺的门前。众人回头去看,只见临潼郡王当先从后面的马车里跳了出来,来到前面的车门前,向车上的人行礼:

     “姑母,咱们到了。”

     众人皆是一愣,南平郡主夫妻率先走下去相迎,卫甄落在后面,悄悄捏了捏宁如寄的手:“麻烦了,长公主来了。”

     车上下来的果然是崇宁长公主。宁如寄悄悄抬眼一瞧,只见长公主披了一件芙蓉色大氅,裹在大氅里的身子显得十分清瘦,下了车,向寺门前看了一眼,便扶着临潼郡王的手,慢慢地走了上来。

     众人见状都忙忙地行礼,长公主却只向南平郡主走去。

     崇宁长公主最疼南平郡主,这件事众所周知,是以所有的捕快都偷偷瞧着自家老大和宁如寄,默默地感慨这件案子越发难办了。然而想到庆王爷也还在这里,凭他对宁小官的宠爱,会不会跟长公主起争执还真难说。啧,今儿恐怕有好戏看了。

     “如何在这寺门前吹风,快跟姑母回去。”见过礼,长公主便立时拉住了南平郡主的手。

     “皇姐安好。事情是这样的……”卫甄上前请安,顺带把案情一并说了,“……所以我劝南平留下来,等案子了结了再走不迟。”

     卫甄招招手,捕快又赶忙把那两支簪子呈上来,长公主看了看,没说话,临潼郡王却有些发懵,下意识脱口道:“南平,我送你的簪子,如何会在——”

     话说一半,忽然改口:“——如何会被人偷来这里?”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正是所有人都想问的。

     崇宁长公主隔着帷帽,和南平郡主对望了片刻,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南平,你身子可撑得住?”

     南平郡主点点头。

     “那么,便留下来罢,你也想案情大白,不是么?无愧于心,身清自清,你且当仍在礼佛就是了。”

     南平郡主站着不动,但显然是已被长公主说动了,过了许久,她终于轻轻点了点头:“那就回去罢。”

     众人面面相觑,都在心中暗道,崇宁长公主果然不一般,庆王爷这个皇叔都没有劝得住,长公主来了,两三句便让南平郡主听了话。

     就在长公主携了郡主意欲回寺的时候,一旁的仪宾晋安忽然开了口:“南平身子不好,你确定三日必能破案?”

     这话却是向宁如寄问的,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又再度聚在她身上。长公主亦回过头来,打量了她一番。她的目光温柔而悠远,似乎能看透一切,宁如寄顿时觉得不太舒服。

     一瞬间,她忽觉无所遁形一般,仿佛她和卫甄之间的事,已全被长公主知晓。

     “你来破案?三日?”

     宁如寄还没回答,晋安又立时接口道:“回皇姑母,姑母来之前,这位宁小官刚刚立下军令状。”

     “哦?既如此,我倒要瞧瞧,明之手下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本事。”长公主向卫甄一笑,转向宁如寄,“只你一人,不许他人插手。”

     长公主的声音温润如水,但说出来的话却总叫人觉得有些冷似的。她说罢,就携着南平郡主进寺去了,僧人们也都随着进去,只留下一众捕快,向宁如寄默默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瞧什么,好像我没破过案似的,都进去,干完了活就收工。”宁如寄向众人嗔道。

     吴永修赶上前来,满脸堆笑:“宁小官,这次可就全靠你了!放心,我这就去准备,晚上好肉伺候!”

     宁如寄皱皱鼻子:“嗯,不过要再加一坛烧酒——要梁西坊的。”

     “这……”吴永修顿觉肉痛,梁西坊的烧酒全国闻名,一坛的价钱可抵他一个月的月俸,但仔细掂量了一下,觉得这事还算划得来,便忍痛答应了下来。“成,梁西坊就梁西坊……那我先走了啊,你慢慢查,慢慢查。”

     说罢,向卫甄行了个礼,带着一众捕快一溜烟地跑走了。

     方才还热闹的寺门前很快安静下来,只剩了卫甄和宁如寄两个人,顿时显得十分冷清。天光昏了下去,阴霾的天色愈发黯淡,凉风斜斜吹来,吹起宁如寄额角的碎发,卫甄看得发愣,忍不住抬手要替她理一理。

     宁如寄却猛地退后一步,恨恨瞪着他:“我立的军令状?是我立的么,你说!”

     “我立的,我立的。”卫甄讪笑。

     “若破不了案,长公主怪罪下来,该如何?”

     “我顶着,我顶着……”卫甄上前一步,低头瞧她,“别生气嘛如寄,我信你的本事,三天铁定用不完!”

     “嘁,这倒不用你说,我的本事,我自己清楚得很。”

     “那是那是,为了让你能更好地显露自己的本事,我决定今晚给你加菜,你想吃什么,尽管说!”

     宁如寄想了想,挑起眉头道:“炖鸡腿罢,我要吃你亲手做的。”

     “成!客官您就请好吧!”

     卫甄一甩手,俨然一副酒楼里小二的架势,宁如寄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很快收敛了笑意,微微啐了他一声,不再理他,转身往寺里跑去了。

     ※※※

     按照宁如寄的要求,周元皓的尸首暂时停放在仁清寺里,以便她需要的时候重验尸首。吴永修走了之后也没闲着,又叫了衙门的仵作过来,把周元皓的尸首检验了一遍。

     这一查便查出了对宁如寄十分有用的结果,周元皓身上的伤痕和戏子高胜十分相似,而这把凶器匕首,也有点与众不同。

     “我看,可以并案了。”宁如寄向吴永修道,“重点查查他们俩最近接触的人,你动作快点。”

     “哎,我一定尽快查。”吴永修说着,把刚买来的烧酒捧上来。

     “寺外的事查的怎么样了,可有可疑的人经过?”宁如寄一边问,一边去拍封泥,也不看吴永修,好像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是太关心。

     果然,吴永修微微尴尬道:“查了一圈,没有什么不穿鞋的女人……”

     宁如寄摇头一笑:“你早该想到的,凶手肯定没有这么蠢。”

     “那这么看来,凶手就是寺里的人了?再加上那个脚印,这寺里总共只有三个女子……”

     吴永修慢慢地说着,宁如寄已经捧起酒坛子喝了起来,待他疑惑地停了口,她才接着道:“对了,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郡主穿的鞋子——就是六寸半的。”

     “什么?!”吴永修吓得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这么说……怪不得,怪不得长公主单单点你一个人查案……哎呀宁小官啊,你可是我的大救星,要是没有你在这,我可就惨了……”

     宁如寄微微抿着嘴,把那烧酒的香辣滋味仔细品了品,但听吴永修聒噪个没完,便忙一摆手,道:“行了,你快走罢,省得惹祸上身。”

     “哎,哎,我这就走了。”吴永修说着朝门外走去,还没走出门口,却听到宁如寄又补了一句:

     “别忘了醉云楼的那顿。”

     害的吴永修一个趔趄差点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