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陈年白骨(二十九)
    卫甄顿时乐了——这就对了,蒋奇没有,他有啊!不说王府那么大宅子还有每年发下的俸禄,单说自己名下的那些商铺和田地,就够如寄胡吃海喝一辈子了,如寄这么聪明,当然知道该怎么选择了,对不对?

     想通了这些东西,卫甄脸上的阴郁顿时一扫而光,一把拍上丛良的肩膀,笑道:“莫怕,待我回了京城,寻个好媒,与你师傅介绍良家姑娘!”

     丛良傻傻一乐,翻身就拜:“那就多谢特使大人了!”

     ※※※

     “三人之中,只有齐德是真的病死的。”蒋奇低声道,“张老板本来并不赌,只是被恶徒所引,才走上了歧途。有一次他在赌坊赌钱,对家出老千,一夜之间他输掉了两千两银子,没有办法,只好典卖了客栈还债,但仍旧还不上,就去借高利贷,结果利滚利越来越多,债主又逼得急,他走投无路,这才上吊自尽了。”

     “那骗他去赌博的恶徒是谁?”

     蒋奇看看她:“就是刘老三。”

     “昨日咱们验尸买棺材时,抢棺材的那个?”

     其实这话说的不算对,抢棺材的不是刘老三,而是刘老三的家人,但那棺材倘若抢去,确实是给刘老三用的不错。

     蒋奇点点头:“也是你们初来那日,在客栈找茬,被童瑞打了的那个。”

     宁如寄拧起眉头:“他被丛良打断了胳膊,本该好好躺在床上休养,怎会突然掉到井里去?”

     蒋奇冷声道:“因为他根本不是自己掉进井里的。”

     “怎么说?”

     蒋奇冷笑一声:“你看这镇子太太平平,实际里面说不明白的事可太多了,我原本知道张老板死的蹊跷,但一直没功夫去查,那日与你们一同去了他家,回来之后,我明白这几人的死之间必有联系,于是连夜到赌坊去查了一查,便查出了当日拐带张老板去赌钱,又悄悄出老千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刘老三。我本想去找那刘老三,但又怕打草惊蛇,就决定先放放,但谁曾想到,转过天来,那刘老三就先死了。”

     宁如寄沉默了片刻,没说话。

     那天他们先去了齐英家里,拿到了齐德留下的画页,但午时看画页时,却遭了人的暗算,烧掉了那关键的画页,所幸卫甄全都记得,又重新画了一张,这才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线索。下午他们到张老板家去,什么也没查到,就决定第二天开棺验尸,可就在开棺验尸的时候,他们得知那刘老三被发现死在井里。

     也就是说,刘老三要么是那日早晨死的,要么是前一日夜里死的,或者可以说,蒋奇刚刚在赌坊打探出一点结果,刘老三就死了,要说这是巧合,绝对没有人会相信。

     “刘老三一死,张老板这边的线索就断了,厨娘和小尹子虽然也见过那个年长死者,但并未与他搭话,也说不上他究竟如何长相,凶手砍断这条线索,就是不想我们再顺着张老板这条线查下去。”

     蒋奇点点头:“至于那王大夫,他也不是自己失足跌落桥下的。他死的时候,我虽还没调来,但我在云阳县的时候,曾接手一起大案,追查几个江洋大盗,其中有一个逃窜了许多年,杳无音信,但谁知道,几年之后,竟叫我在石头镇遇到了他……你猜他是谁?”

     宁如寄一挑眉:“是谁?”

     “就是医馆的林大夫。”蒋奇慢慢道,“我顺藤摸瓜,查出王大夫死时,林大夫恰好就在附近出没,他一辈子无恶不作,怎的好好的就忽然良心发现浪子回头了?我便又悄悄去查那林大夫,谁知却为时已晚,那王大夫留下的孩子,已被他毒哑了……”

     宁如寄“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毒哑了?!”

     蒋奇缓缓点头。

     “你如何知道的?”

     “王大夫的儿子告诉我的——他虽然已不会说话,但还会写字。”

     宁如寄咬咬牙:“你还不抓他,是因为他背后还有人指使?”

     “不错。那姓林的过了半辈子刀头舔血的日子,这些年却忽然老老实实地当起了大夫,这其中必有缘故。我是想看看那人是否会露出马脚,因此才为对他动手,但这些日子一直风平浪静,直到你们到来。”

     所以,是直到宁如寄他们来此重查常二的案子,蒋奇才知道,原来林大夫,王大夫,张老板,刘老三,甚至老仵作齐德,他们都和同一个案子有所牵连。

     “这个案子,可不似看起来那般简单。”蒋奇沉吟着道,“那常二身上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凶手千方百计阻你查案,定是因为那两个死者身份特殊。”

     宁如寄点点头:“但年轻的死者已经证实是锦绣客栈女掌柜的哥哥韦大力,所以,凶手真正要杀的人,定是那被凤尾针偷袭毒死,并划烂了脸,拿走了剑的年长死者,至于韦大力,我猜很有可能,他是被连累的。”

     蒋奇认同了她的想法:“能查的线索都在这里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只能从韦大力身上下手了。”宁如寄道,“韦大力死时的衣着不同寻常,这其中必有缘故,我打算一面派人回京城去查春隆记衣衫上的那花纹,另外在镇上打听当年有谁见过韦大力,当时情形如何。”

     “时隔多年,恐怕不好查。”

     宁如寄点头:“据韦秀娘说,韦大力曾打算到袁大善人家里去帮工,但不知什么缘由又离开了,咱们去袁大善人家中查一查那些下人,或许会有所收获。”

     蒋奇站起身来:“你要查案,我自会全力助你,这镇上不太平,那凶手也已经盯上了你们,一切小心。”

     “依如今的情形看,那人还不想暴露身份,也不想招惹王爷这个麻烦,只想让我们走投无路知难而退罢了。”宁如寄一声冷笑,“早在我们来的路上,就已经有一条尾巴跟在身后了,蒋师兄不知道么?”

     蒋奇一愣:“是那个被你们救下的任秋儿?”

     “就是她。”

     “还不把她打发了,留在做什么?”

     宁如寄冷笑道:“打发了她,说不定还有别人,防不胜防……倒不如留在身边,有需要的时候传个假消息也方便。”

     蒋奇瞧瞧她,悠然一笑:“你这傻丫头,倒是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

     宁如寄已有许久未曾听过这个称呼了,只因这个称呼,本是父亲常常叫她的,自从父亲走后,便再没有人这样唤她。今日陡然入耳,刹那间,她不禁有些恍惚。

     沉默了片刻,宁如寄抬头,望向蒋奇:“蒋师兄,其实我来这里,并不单是为了常二的案子,这只是个幌子罢了。”

     “你来石头镇,其实是为了寻我,是不是?”蒋奇说着,长叹一声,“其实也不是寻我,而是为了寻我师傅……”

     宁如寄只看着他,不说话——蒋奇既已什么都知道,她又何必再说。

     果然,过了一会儿,蒋奇又叹了一声,低声道:“这些年来,我和师傅都没忘记寻找宁二叔……你可知道,当初我师傅为何忽然隐退?”

     “为何?”

     蒋奇的目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因为他被人暗算,武功全失,险些赔上性命。”

     “遭了暗算?!”宁如寄一咬牙,捏紧了拳头。

     “是啊,至于他为何遭人暗算,就是因为那个时候,人人都说宁二叔和大盗勾结,只有他不相信,发誓要替宁二叔翻案。”

     宁如寄听罢,愣了片刻,呵呵冷笑几声:“果然六扇门内还是有鬼啊!”

     “我师傅辞官的同时,也通知我自请调离,看上去是为避风头,实际是为了更好的寻查宁二叔的下落,因为当年宁二叔与我师傅最后联系的落脚点,就在这云阳县境内。”

     宁如寄只觉心头砰砰作响,脑袋里轰然有声,一时心绪纷乱难以自制。她本以为寻到了蒋奇,再去找钱中耀,然后再探知父亲下落,恐怕要辗转很久,却没想到从蒋奇的口中,就能得知这般多的线索。

     “那么,钱伯伯,他如今在何处?”宁如寄咬了咬嘴巴,沉声道。

     蒋奇一笑:“他呀,他就在附近的一个镇上,守着一条线索,藏了好几年了。”

     “钱伯伯那里也有线索?那我倒要问问看了。”宁如寄神色一松,“蒋师兄,你且告诉我钱伯伯在何处。”

     蒋奇笑意更浓:“他在三青镇,你到了那里,打听一个姓‘药’的铁匠,就找到了。”

     “姓‘药’?”宁如寄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这许是钱中耀为藏身而以名字中的‘耀’字取的假姓。

     “这件事比常二的案子更重要,不许师兄你留在这里,继续查案,我和王爷先去一趟三青镇,见见钱伯伯。”

     “好。”蒋奇点头,“我与师傅也有三月未见了,到了替我和他带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