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文死谏
     养心殿。

     宣光看看跪在面前的成文运与蒋光鼐,冷着脸说道,“大金朝开国以来,与上宪当场扭打,告状告到朕的跟前来的,你蒋光鼐是第一个,好,你的名字朕也算知道了。”

     此时再看二人,俱是头上的顶戴不知掉到哪里去了,成文运的衣服也扯裂了,那蒋光鼐的脸上竟清楚地印有五道指印,却正抬眼看着宣光。

     宣光厌恶地看他一眼,“说说吧,还是为了新学的事?朕不是早有旨意吗,为此,与上宪争论打架,你就先有两条过失,你,还有什么要讲吗?”他捻动着手里的紫檀念珠,语气却是有如秋刀霜剑。

     坐在一旁的郑亲王荫堂、礼亲王济尔舒、端亲王宏奕、首辅张凤澡、次辅鄂伦察等人也都是一言不发。

     “臣有话要讲,新学的推行,臣有异议,……”

     “你本是咸安宫教习,预测地震,提早进行缮后救灾,巧运十几万斤的石柱过桥,这些事,你应该知道得比别人清楚啊。”

     “臣知道,但臣……”

     “好了,朕的圣旨已下,就不必再争论了。”宣光看看蒋光鼐。

     “皇上,圣旨已下,也可以收回!”蒋光鼐竟梗着脖子喊了起来。

     宣光帝的脸上不由变了颜色,一串念珠在手里飞速地转动着,“收回圣旨,那就是朕错了?”威压之下,满殿无声。

     那蒋光鼐却是不怕,梗着脖子道,“皇上是错了,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新学的推行,取的是奇工淫巧,收的是盈头小利,却可动摇国本,淆乱民心……”

     “这就是你的见识?你是翰林出身,端亲王奉旨特简,入咸安宫为教习,朕本想着你的学问是好的,看来,却是个不明事理、鼠目寸光之人,弄嘴拨舌,谁都会,站着说话腰不疼,读几句圣贤之言,唱几句风花雪月,就能把这个国家治理好喽?”

     宣光重重地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放,“来人,——将,将这狂生褫夺一切官职,……朕姑念你为国着想,不治你的罪,交——交端王府严加管束!你下去吧。”

     “皇上,皇上,臣说的都是肺腑之言,臣冒犯皇上,臣知这是必死之罪,臣恳请皇上治罪,但也请皇上改弦更张,早回正统。”蒋光鼐兀自不肯离去,他涕泪横流,磕头如捣蒜,脑袋在那金砖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再抬起头来时,头上已是一片青肿一片。

     宣光挥挥手,马上有几个侍卫过来,连拉带拖把蒋光鼐弄到了外面。

     几位大臣都是默不作声,宣光却笑道,“老西林,你说一下夏汛的事。”

     鄂伦察慌忙站起来,“户部已经拨款三百万两,那山东河道总督徐端、江南河道总督黎世序,直隶河道总督靳辅臣也已见过……”

     ……………………………………

     ……………………………………

     被宣光皇帝发作了一顿,又从养心殿里赶了出来,蒋光鼐神情恍惚地走在天街上。

     褫夺一切官职,那意味着十年寒窗,苦读苦熬的两榜进士、翰林院翰林就什么也不是喽,一朝化为泡影,他虽然不为五斗米发愁,但顶戴没有了,脸面也没有了,还怎么去齐家治国平天下?!

     他一摸那顶戴,早已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天街上,太监、宫女、侍卫及各级来往的官吏都在看着他,指指点点,窃窃议论。

     消息实在是传得太快,正象宣光所讲的那样,大金朝开国以来,与上宪打架且告御状的还真没有,他那颗骄傲的心马上又抬了起来。

     看看这些挤眉弄眼暗暗偷笑的人,他又清醒过来,“士可杀而不可辱”,“文死谏,武死战”,这些古圣先贤的教诲,皇上不听我的进劝,那我今天就以死来表明我的决心!

     他走到那硕大的铜缸跟前,闭上眼睛,仰起了头。

     “想撞缸啊,撞啊,撞啊,想什么呢?敢吗?”旁边一个侍卫小声笑道。

     接着,一群太监围拢过来,远远看着,“看看,人家练的铁头功,这顶子都顶没了,今天来顶铜缸来了!”

     “嘻嘻,看看到底是脑袋硬还是这铜缸硬!”

     “快撞啊,还得等吉时良辰啊!”

     蒋光鼐悲愤地睁开眼,恨恨瞪这些太监侍卫一眼,退后几步,人群马上也跟着退后了几步。

     “哎哟,哎哟,谁踢我?”

     就在他要一死以证决心的时候,人群后面的太监喊了起来,紧接着,他看到肃文带着麻勒吉、图尔宸等人出现在面前,动手的却是肃文,他有如猛虎下山,人群马上被冲乱了,他揪住一个太监,“啪啪——”一连扇了几个耳光,抬起一脚把他踢了出去。

     蒋光鼐顿觉眼睛湿润起来,那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哗哗流了下来。

     “混蛋,这有你们说话的份吗?皇上也没有治我老师的罪,更谈不上死,你们在这里瞎撺掇什么?”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刚才那个太监跳了起来,犹自捂着脸腮。

     “去你大爷的,管你是谁,再在这聒噪,拔了你的舌头,你信不?”肃文作势就要上前,那群太监却是一个个撒丫子就跑。

     肃文也不追,笑道,“蒋教习,这缸上虽有金箔,你也不缺银子啊,再说了,您就是想刮掉,也得有刀不是?呵呵,走吧,走吧!”

     人的必死之心,其实就是一时的力量,过了这一阵子,就减退了,就消失了。

     蒋光鼐经他这样一搅合,也觉着甚无意思,任由这一帮学生簇拥着自己而去。

     “肃文,你打了这些内监,这都是些狗仗人势的东西,恐怕不能善了。”蒋光鼐也清醒过来。

     “我不怕,如果皇上因这治我的罪,为了一个太监,要处分一个官学生,那我宁愿回家溜我的狗熬我的鹰去。”肃文笑道。

     “对,教习,好歹我们是您的学生,您受辱,我们这些当学生的看着,也心疼不是?”图尔宸一张利嘴能把人说死,再说活了。

     “唉,有你们这样一帮学生,也不枉我几月心血。”蒋光鼐长叹一声,“只是……”

     肃文知他要说什么,马上笑道,“教习且放宽心,想我大金一朝,多少官员褫夺官职,又有多少官员夺情起复,您这样当面顶撞皇上,皇上还没有治您的罪,这都是留着日后用您之才,必有起复的时日,您且放宽心。”

     蒋光鼐看看他,点点头。

     肃文又道,“古有埋头苦干者,有拼命硬干者,有为民请命者,有舍身求法者,他们都是国家的脊梁,教习,您的清名肯定会传遍天下的。”

     知已!蒋光鼐看看肃文,眼睛竟又泛起泪花,他情不自禁重重点了一下头。

     那图尔宸看看肃文,这小子太能说了,他小声道,“二哥,我怎么就想不出这些话来呢!?”

     肃文也看看他,也笑了,“因为你不认识鲁迅!”

     “鲁迅是谁?”图尔宸茫然道。

     ………………………………………

     ………………………………………

     一众学生从咸安宫赶过来,又把蒋光鼐送回家,肃文作主,又弄了一桌席面,给教习压惊。

     众人正自觥筹交错,门外却走进一个人来,众人惊得筷子都忘了放,夹着的肉都忘了吃,清醒过来后却一个个跪下磕起头来。

     “都起来吧,呵呵,这教习与学生相处融洽啊,蒋光鼐也不枉自在咸安宫待了这几个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皇上的亲弟弟、人称贤王的端亲王宏奕。

     那蒋光鼐却站起身来,“王爷,皇上是有旨意处分我吗?”

     宏奕看看他,却在席上坐了下来,“你还有自知之明啊!当众顶撞圣上,反对新学,这是什么罪名,你自己也掂量过吧,还想过学那司马光?以头砸缸?”

     众人一听,王爷这么诙谐,都笑了。

     “掂量过,”那蒋光鼐凄然一笑,“一死而已,学生问过端亲王,是如何死法呢?”

     众学生马上急起来,麻勒吉刚要上前,肃文一把拦住了他。

     “死,容易,”宏奕不动声色道,“活着,不容易,有口谕,蒋光鼐跪听。”

     蒋光鼐马上跪倒在地上,“着晋蒋光鼐为永平府迁安县知县,为一方父母,治一方百姓,其中甘苦你自思量。朕不想看到一个夸夸其谈之辈,想得到一个务实清廉、理政安民的能吏。钦此!”

     “皇上!”蒋光鼐重重地磕下去,抬起头来已泪流满面,“请端亲王转奏皇上,三年内,如果迁安不能大治,我宁愿辞官归隐!”

     说完,他痛哭失声,以头磕地,不能自己。

     “起来,接旨吧。”宏奕笑道。

     肃文看看宏奕,再看看感激涕零的蒋光鼐,竟似有些不认识他似的。

     宏奕的热情、蒋光鼐的感激、众学生的羡慕都让他觉着很是陌生。

     这难道就是手腕,还是政治?

     杀蒋光鼐,必失天下读书人之心,皇上交端王管束,端王本是贤王,借此,必可收拢读书人之心。

     先把蒋光鼐一捋到底,接着又把他提拔去任知县,从一个从八品的翰林院检讨到没品没级,骤然又提拔到七品知县,把个蒋光鼐磋磨得死去活来。

     在皇上,可得到一个感激涕零誓死孝忠的臣子,在朝臣,也可让朝野知道皇上的宽仁大度,就是在成文运,把蒋光鼐从大好前途的翰林院打发到地方,他也能满意。

     这一箭四雕,真是大匠至巧,匠心独运,但反对新学之声恐怕会再起。

     “光鼐啊,你的事是特事特办,毕竟你的人品学问是好的,又是一心为国,嗣后,皇上又特意下旨一道,如若有人再妄议新学、阳奉阴违,三品以上官员,革职听参,三品以下官员,革去一切职务,永不叙用!”

     宏奕淡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