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固元膏
     自开国以来,未曾出现过谋逆大案。

     京城里打得一窝疯,更是闻所未闻。

     济尔舒一案从年中已是拖到了年末,从京城到地方,关的关,杀的杀,罢的罢,礼部尚书也已更换他人,新学得以全面推开,省城都设立了新的学堂,至此,权力重新洗牌,新政正式发端。

     眼看着快进腊月门儿了,肃文却忙得分身无术。

     肃惠中医院在八月份的兵火中损毁严重,刘松仁一边张罗着重修医院,一边接待着慕名前来的病人,看刀伤枪伤的查干更是忙得昼夜不停,不可开交,幸亏他的身子如牛马般健壮,才撑得下来。

     咸安宫官学,端亲王宏奕却是比从前更加上心,在平日课程的基础上,还开设了晚课,夜射、夜骑就需夜晚出去拉练,在肃文带领下,晚上跑趟通州,第二日再返回,那已是司空见惯的事。

     张凤鸣虽提升为副将,但与咸安宫仍千丝万缕地联系着,时不时回来讲授几堂兵法,现今儿的气质哪还有灵境胡同张教习的半分影子?

     这分身无术,原本在大案之前拟定好的新药就遥遥无期了,甚至防瘟疫的平安丸都来不及做,固齿白玉膏卖得好,玉容散、加味香肥皂经七格格大肆宣传,宫廷贵妇、王公贝勒前来索要的日益增多,人气是有了,但不仅不给一分银子,还要赔上功夫和药材,肃文索性命刘松仁暂停制作。

     “二哥,二哥,去吃涮羊肉吧,我请客。”这日下课,肃文匆匆走出西华门,刚跨上马,麻勒吉、勒克浑等人就从后面赶了上来。

     “二哥,走得这么急干嘛?回去看嫂子啊!”海兰珠也开起了玩笑。

     经过济尔舒谋逆一案血与火的考验,肃文陡然感觉这帮人就象铁块淬火成钢,成熟了,长大了,眼里的青涩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果敢与坚毅。

     彼此之间的友情,也愈发得深,说是换命之交也不为过。

     “我哪有你们那般好命,”肃文笑道,“我得回医院去了,刘松仁忙得都快顶不住了!刚制出点成药来!”

     “那,二哥,我们一块去搭把手吧。”麻勒吉忙道。

     “哎,别价,你们甭去,你们去,添乱不说,我还得管饭,好嘛,这一顿羊蝎子,就勒克浑与海兰珠这饭量,几顿就把我吃穷喽!”肃文笑道。

     众人现在都是今非昔比,月例是以前的两倍,衣服光鲜了不说,气质也是与先前大不同,每人也都有了自己的马匹,“二哥,你还别说,麻勒吉的羊蝎子,就是不如你请的,我们今天吃大户,吃定了!”海兰珠大笑道,竟直接打马直奔大栅栏而去。

     肃文一笑,与麻勒吉并辔而行,“二哥,我今儿去找戴教习,听见秦总裁正与戴教习说话,说是明年要在西华门那辟出场地,再召一百八十名官学生。”

     “呵呵,是吗?”肃文一打马,“那我这个总学长可要带二百七十名兵了,怎么着也得给我个名分吧?”他看看麻勒吉,“济尔舒谋逆,我们出了大力,就增加了点月例银子,噢,我还得了件黄衣裳,说不过去嘛!”

     “对啊,二哥,我们容易嘛,德胜门城楼上,要不是我们,紫禁城都得毁喽,我看,直接提拔我俩干个知府或是游击什么的,也不比谁差!”

     这哥几个一边调侃着,一边打马直奔大栅栏。

     肃文刚下马,迎头碰上多隆阿,这小子这几日不见,好象又胖喽。

     “多隆阿,你吃什么好吃的?”麻勒吉眼尖,上去就要搜衣裳。

     多隆阿刚要闪避,哪架得住麻勒吉的快手,“哎,这些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

     “多隆阿!”肃文却已是明白。

     多隆阿讪笑着,“二哥,我饿了,这药铺里全是药,只有这个还能吃。”

     “我的哥啊,”肃文拍拍他的肩膀,“你胆子太大了,这是什么,是固元膏!你把固元膏当糖吃,小心吃出月经不调来!”

     “啊!”多隆阿一哆嗦,马上又反应过来,反驳道,“我哪有月经,那玩艺儿不是女人才有的吗?”

     肃文、麻勒吉哈哈笑着往里走。

     多隆阿却在后面跟了进来,“二哥,你那黄马褂,借我穿穿呗!”

     “你?说说看。”肃文笑道。

     “黄马褂见官大三级,可便宜行事。”

     “嗯,这还象句人话。”

     “明天我穿上黄褂,到天泰轩吃肘子,看谁敢要我的钱,我那是给他们脸!”多隆阿气势汹汹地说道。

     肃文看看麻勒吉,二人象不认识似的地看看多隆阿,麻勒吉已是笑弯了腰,“多三哥,你太有才了,太有才了!”

     肃文笑着抬起脚来,多隆阿吃惊地往后一跳,却差点踩在一个从门外进来的妇人脚上。

     众人也都是一愣,但紧跟着走进来的那明媚少女,却让肃文怦然心跳,那女子看到肃文也是扭捏不安,变得局促起来,后面跟进来的丫头梅香捅捅那少女的胳膊,少女嗔怪地看她一眼,却是似娇非娇,似恼非恼,说不出的婉转动人,妩媚可爱,不是霁月是谁!

     那三十出头、一身旗装的妇人笑道,“肃惠固元膏?是这里吗?”她说话虽然和蔼,但自有一种贵气与清气,让人不敢直视但又愿意与之亲近。

     “正是这里,您快往屋里请。”肃文马上笑道,眼光却在霁月身上流转,那霁月却不迎接他的目光,低着头跟在姨娘身后往前走。

     “你是肃文吧?”那姨娘记性很好,肃文一愣,却听姨娘继续道,“我们刚从宫中过来,听太后说用的好,就过来看看。”

     她怎么会认识我?肃文不禁又看看霁月,却是有些误会了,他笑得不禁更加灿烂,“吃肃惠固元膏,皮肤滑腻,补血养颜,正适合您哪。”

     “我也常吃。”多隆阿突然来了一句。

     那姨娘看看眼前这个小黑胖子,却是不禁一皱眉,看看多隆阿的小眼睛直盯着自己,沉下脸转过头去。

     “出去!”肃文低声道,见多隆阿犹自有些发呆,“拖他出去。”麻勒吉笑着上前,勒住多隆阿的脖子就往外拖。

     呵呵,玉容散和加味香肥皂送给七格格,固元膏送给太后,这风,从宫廷刮向民间,应者景从啊,看来,这固元膏又打响品牌了,不过,这次可不能再白送,再作赔本的生意了。

     “宫寒的人不宜服用,我给您看一下脉象。”肃文笑道。

     那姨娘有些诧异,但大方伸出手来,肃文却看着霁月,连垫枕也忘记递过来。

     那姨娘咳嗽一声,梅香嘀咕一句,不屑地转过脸去。

     “嗯,”肃文象没事儿人似的,“嗯,您的脉象不错,可以吃,你?”他看看霁月。

     那姨娘却是看在眼里,“她不用!”

     “为何她不用?既然来了,那就把一下脉,也不花一分银子。”肃文热情道。

     “真不用,”姨娘笑道,“这个时辰过来,知您下学,我们老爷也想请您过去,马车就在外面。”

     “魏大人?”肃文有些晕乎,“不用,我有马,进宝,”胡进宝马上飞奔进来,“给这位漂亮夫人包两包固元膏,给这位漂亮……的小姐包两包。”

     肃文年看着霁月,适才还想不能白送呢,得,这又出去四包,不过,爷愿意!

     “多少银子?”姨娘笑道。

     “您是师母吧?”这岁数估计是魏瑛的妾,肃文笑道,笑得那叫一个亲切,连麻勒吉都酸得腮帮子疼,“这是孝敬您的,还有小姐!”他的眼睛看看霁月,霁月与他对视一眼,别过头去。

     “好,去府里再说吧。”姨娘也痛快,“霁月,我们走。”

     一阵清香飘过,却是少女自带的体香,遮住了药材的味道,肃文不禁有些沉醉。

     …………………………………

     …………………………………

     魏府,肃文这是第三次来了,与霁月却是第四次相见。

     回到魏府,霁月却不象在店里那样羞涩,施一万福,跟着姨娘往后堂走去。

     “那事,因为正黄旗的事儿搁下了,你爹爹忙了这半年了,这下也该歇歇了,”她看看霁月,“你虽不是我的嫡亲闺女,但胜似亲闺女,你的终身大事,我这个当娘的不管谁管?……按理说,你这个年龄就该选秀女,可是咱这个皇上,不好这个,登基以来就选过一次秀女,户部也下了旨,八旗中女子,年满十七岁可自行婚嫁……”

     霁月听着姨娘的体己话,起身接过梅香手里的参汤,亲手递给姨娘。

     姨娘笑着看看,笑道,“你爹爹愿本也有意,这半年,忙得是焦头烂额,人都见不着影,整天等在咱府门外面的官儿,轿子都能排出二里地远去,晚上,好不容易见着个面儿,我跟你爹说句话,他竟睡了过去……”她的脸突然一红,神态也有些不自然。

     “今儿,我再与你爹爹商量一下,这次平乱,那满城传遍的檄文就是他写的,皇上赏穿黄马褂,赐名精勇巴图鲁,文武双全的,这王爷家的格格都盯着呢,可得抓紧喽。”

     霁月的脸微红却是不说话,梅香瘪瘪嘴,却不以为然。

     “梅香,你到前边去看看,看老爷是否留肃文用饭,如留肃文用饭,吩咐厨房赶紧准备。”

     “是。”梅香敢对霁月取笑,却不敢在姨娘跟前造次。

     前厅,肃文已是给魏瑛诊完脉,他暗自有些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