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二月二,龙低头
     “礼亲王跟鄂相出来了,都精神点。”肃文嘱咐道。

     鄂伦察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学生军的小动作,边走边与高塞交谈,他不苟言笑,面容清癯,高塞却是一脸谦恭,不敢怠慢。

     “内务府这口饭不好吃,里面的人,不是哪个王爷的门人,就是哪个贝勒的亲戚,那明善从他爷爷那辈起就在内务府干,他也是个老人了,滑得跟油似的,还经常落埋怨,宏琦过去这几天,已是有风了,女人嘛……”高塞长条脸,跟刀刮的似的,说起话来,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我门下的奴才在里面任职的也不少,这,可是个马蜂窝,大金朝开国三十年,内务府之弊端就如决堤之水,沃野荒草,汹涌蔓延开来,试问京师百姓,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他一拱手,“三十年了,整顿内务府的呼声就从没停过,皇上为一代圣主,才敢拿内务府开刀。”

     高塞仔细咂摸着鄂伦察话里面的味道,试探道,“内务府人人背后都有人,就象那《西游记》里的妖精,不是哪个神仙的坐骑,就是哪个天官的童子,就是六部和外省,从内务府出去做官的人也不在少数,升迁、外调、联姻,势力盘根错节,一呼百应,这内务府之外,竟似还有一外务府,得罪一人就是得罪一群一帮,不可不慎哪!”

     鄂伦察看看他,“这话说得在理,看得也透彻,不过,骨头再硬,也得啃下来,仗再难打,也得攻下来,命令一下,只有誓死往前,血战到底了。”

     “鄂相不愧是带过兵的人,说话间也是雷厉风行!”高塞笑道。

     到了神武门前,二人看看站得笔直的咸安宫学生,都打住了话头,借着这空当,高塞仔细一琢磨,虽然鄂伦察说得热血沸腾,忠君体国之情溢于言表,可是竟什么要害东西没说,都是泛泛而谈,而自己,却直奔具体情弊,赤裸裸说了一堆。

     嗯,这城府,自己还得历练!

     “礼亲王,坐我的轿子吧,这个时辰,到我府里小酌几杯如何?”鄂伦察邀请道。

     “现在等在您相府外面的官员不知有多少人呢,”高塞一想,又转了语气,“这公务一天是干不完的,批文一天是批不完的,我今天就讨扰一顿,也好让鄂相歇一晚,也就是我的功德了。”

     “王爷见笑了。”鄂伦察作了个请的手势,待高塞跨进轿子,他才跨了进去。

     “嗯,那个就是肃文?”鄂伦察看高塞双眼紧盯外面,明知故问道。

     “嗯,皇上亲封的冰上虎嘛!”高塞一笑,两腮却是一阵跳动,幸好鄂伦察没注意他。

     “气宇轩昂,是个人物。”鄂伦察放下轿帘,“你也兼着领侍卫内大臣,这咸安宫的官学生,是什么时候开始宫中轮值的?”

     “也就这几些日子吧,应是年后。”高塞道“他们现在是前锋营的禁军了,这肃文,我没记错的话,是正六品的前锋校吧。”

     “让咸安宫的学生进前锋营,我听说过,参与宫中值守……”鄂伦察拿起宫点碟子递给高塞。

     高塞笑道,“这些学生在去年济尔舒作乱时立了大功,呵,这也算一种恩赏吧。”

     鄂伦察看看高塞,“这是恩赏吗?恩出自哪里,赏的又是谁?”他明显不同意这种说法。

     “恩出自皇上,赏的是咸安宫的学生啊。”高塞有些不解,他看看鄂伦察笑道,“正黄旗也有咸安宫的官学生,这些学生啊,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脑里又出现了那个魁梧的身影,“打仗时能捏成一个团,就象初六的冰嬉,私底下斗得也很厉害。”

     “这官学,那得什么都学,光学些子乎者也,象皇上讲的那样,成为一个腐儒、犬儒,有什么用?!”鄂伦察道。

     天色渐渐黑透了,远处,一盏盏的宫灯在深蓝色的夜空下一一点亮,甚是好看。

     “搭门,灯火小心,下钱粮……”

     “搭门,灯火小心,下钱粮……”

     ……

     一声声喊叫从乾清宫方向传了过来。

     麻勒吉凑过来,“二哥,宫门下钥了,兄弟们可以歇歇了吧。”

     “歇歇?好,你走吧。”肃文不屑地看看他。

     “真的,我肚子里真饿了。”麻勒吉看看其他官学生,“那我先去吃碗卤煮火烧,再回来。”

     “回来?还回来干嘛?你就在那脱下这身皮,找条毛巾往脖子上一搭,卖你的卤煮火烧得了,还当这九品蓝翎长干嘛,不是屈才吗?”

     “二哥,二哥,我不去了还不成吗?”麻勒吉不乐意了,“这几天我是不是得罪你了,也不至于这么损我!”

     “损你?你往里看看,人家四品、三品的侍卫,站得比我们还直,你阿玛不就是个骁骑校吗?人家的父亲不是都统就是提督,母亲不是公主就是郡主,再不济人家也是中过武举,身上有真功夫的,人家站得比钉子还直,我们该瞪眼的时候迷糊了,我看,我这个前锋校到头了,你这个蓝翎长也干不长!得来,我们哥俩一块回家卖火烧去吧!”

     “行了,行了,二哥,我就这一句话,惹出您这么多话来,您别叫真章,我去站着还不成吗?”麻勒吉一抹鼻,乖乖地到墙跟下站着去了。

     “前锋营这些日子真是白训了,……”肃文嘟囔道,转脸从怀里掏出一个肉火烧咬了一口,几口咽下去,转过脸来,又是一脸严肃。

     这值守,俗称站岗,真不是个轻快营生,肃文不用原地站立,即使来回巡视着,也是双腿如灌铅一般。

     “寅时了。”麻勒吉凑过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就从他身体之内传了过来。

     “饿了吧?”肃文看看他。

     “不饿,我去年吃饭了我。”麻勒吉挺胸抬头,目不斜视。

     “好,这才象个样子嘛。”肃文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来,“咬一口。”

     “什么这么香?”麻勒吉警惕地看看四周,“猪头肉?哎——”

     “别跑,给我留点……”肃文一下急了,此时,却见远处一顶顶轿子朝神武门疾行而来。

     他赶紧站立好,这神武门,可是王公亲贵们进宫的地方,丝毫不能马虎。

     端亲王、郑亲王、礼亲王、康亲王……

     一个个都进了宫,却见一顶轿子又是稳稳当当停下了,灯笼上写着一个硕大的“荣”字。

     “七格格!”肃文心里一荡。

     在几名侍卫的引导下,七格格也是身着朝服,朝神武门而来。

     “卑职参见公主!”肃文一甩马蹄袖,跪了下去。

     “起来吧。”七格格宏琦一脸庄重,敛容朝里面走去。

     香风阵阵,一飘而过,只剩下影影绰绰几个人影,与那盏黄色的灯笼,在紫金城的夜里不断摇曳……

     “二哥,这是新任内务府总管大臣、荣宪公主吗?”麻勒吉小声道。

     肃文看看他,没说话。

     “唉,要是多隆阿在就好,就他能闻出这香味是不是跟琉璃厂那个七兄是不是一样。”麻勒吉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肃文看看无人再来,手象铁钳一样,一把掐住麻勒吉的脖子,“哎哟,二哥,轻点,轻点,别让七兄听见了……”

     ………………………………………

     ………………………………………

     咸安宫。

     当值下班的官学生仍要照常上课,一晚无眠,疲累交加,又冷又饿,谁心里都有腹诽,但都忍着。

     在这咸安宫,一句不慎,也会惹祸。所有的学生都学会了缄口,学会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应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不说,什么话应咽到肚子里,什么话应憋在心里,这样憋来憋去,慢慢就把当官的城府憋出来了。

     麻勒吉倒是没忍住,跟肃文一人小声说道,“今儿是二月二啊,二哥,龙抬头的日子,看,我前额都一寸长了!”

     “忍着吧,我们胡同张麻子理发,刀锋洗眼,那是一绝,晚上一块去。”

     两人边说边走进咸安宫,今儿是总裁秦涧泉当值,当理藩院的满语教习那桐走进来时,已是辰时初刻。

     “总裁,不得了了,不得了了。”那桐翘着一部大胡须,兴冲冲跑进来。

     秦涧泉吓了一跳,但看他一脸兴奋,又强压下心头的慌张,“慢慢说,官有官箴,师有师表,成何体统。”

     “是是,”那桐一抹头上的微汗,“适才走得急,总裁,内务府那边出事了。”

     此时正是休息的时候,一众官学生也都趴在窗上往这边瞧着。

     “出什么事了?”秦涧泉也是纳闷。

     “今儿一早,荣宪公主到内务府视政,当场,就有四十多个官一块递了辞呈。”

     “什么?”秦涧泉也是惊住了,“这,大金朝开国以来,还没有先例啊!”

     肃文只觉着心里一紧,心口窝象被人揪了一样地疼。

     “怕什么?内务府那么肥的差使,还不得有人上赶着去!”海兰珠在一旁嚷道。

     “在女人手底下当差,你去啊?”蔡英杰喊道。

     “我去,你想去还捞不着呢!”勒克浑嚷道。

     “都他妈给我闭嘴,回座位上坐着去,谁再嚷,揍他个丫挺的!”肃文突然吼了一嗓子。

     一众学生看他这样,挤挤眼,使唤个眼色,都乖乖散了。

     如果是几个人辞职,尽管批准就是了,肯定是这几个人有毛病。可问题是,一次四十多人,就成了团体事件,很容易炒作,被人利用,立时就要在朝堂上掀起轩然大波。

     批准不行,不批准就是示弱。

     面对这个烫手山芋,那个笑容开朗的格格,你怎么办呢?肃文心里暗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