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雄心
    “呜嗷……”

     就在酋长母女步入木屋的那一刻,场中的山蛮人猛地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只把雷哲吓了一跳。

     转眼看去,山蛮青年们全都引颈长啸,如狼嚎,似鹤鸣,又带着浓重的口哨音色,数十上百哨音争奇斗艳,各不相让,场面殊为壮观……而他们各自目光所向之处,均有三三两两的山蛮少女翘首以盼,而且穿着隆重,满身饰品……其奇装异服、多姿多彩之处,直让雷哲等初次得见的外族人目瞪口呆,叹为观止。

     间或有山蛮少女落落大方地奔入场中,将备好的件礼物塞入一个男子手中,然后牵着男子快步离去……看那方向,该当是少女的住处!

     原来,这竟是一场浩大的相亲选夫盛会!

     “化外蛮夷,毫无羞耻……”

     “无媒苟合,不知礼仪……”

     雷硠等俘虏纷纷唾弃不已,以前他们也曾或多或少听说过山蛮人恋爱自由、男嫁女家以及吹口哨示爱等等离奇传闻,但此刻亲眼所见仍不免感到不可思议。

     然而雷哲脑中却响起“大哲”的凝重呢喃:“这些山蛮年轻一辈固然罕有练成真气者,但余者也都个个啸声悠扬,久久不歇,显是精完气壮,离着练出真气不过毫厘之差而已!”

     “若非山蛮部落的内功法门过于粗糙,恐怕……难怪这些山蛮部落能够与雷氏部族抗衡百多年,且还互有输赢!”

     “若我为雷氏族长,为长远计,定要除此大患!”

     雷哲挠了挠后脑勺,暗暗苦恼:“大哲,你到底对族长之位有多大的怨念?”

     “没出息的宅男!”

     “大哲”猛地提高了声调,一副怒其不争,恨其不为的语气,“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何况生逢乱世,正该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熙熙攘攘间,他们这伙俘虏给奋力呼哨的山蛮青年们有意无意地挤到了高台一侧的旮旯里,恰是少女们的视线死角。

     狼多羊少,无怪乎一向憨直的山蛮青年们忽然小肚鸡肠起来。

     ……

     木屋敞亮,四壁在鹿角、虎皮、禽羽、狼头骨等陈设的装饰下,充满一股野蛮而古朴的庄重肃穆。

     但这一切,落在阿罗莜的眼里却感到格格不入!

     前往汉人国度的三年中,她曾跟随老师传道千余里,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形形色色的人她都见过,亦游览过各种各样的亭台楼阁,富贵者有之,华美者有之,精致者有之,幽雅者有之,质朴者亦有之,但无不充斥着一股文明风气。

     那风气非千百年人文演变不能成形,而且早已深深沉淀在汉人的骨子里!

     她向往,钦慕那种风气,更希望自己的部落也能具有那种风气,于是她毅然决然辞别敬爱的老师,渡海归家,想要为自己的部落注入文明的火种。

     可改造部落,教化族人的前提是,她得先从母亲手中接过部落酋长之位!

     然而当她从母亲口中了解了部落的一点一滴之后,她才恍然发现,酋长的责任远非她想象的那般容易担当,今冬以来,便有三个棘手难题亟待酋长解决。

     第一,今年又轮到三年一次的相亲大会,可部落近年来人丁增长迅速,却男女失衡,适婚男子是女子的两倍有余,大会过后,至少会有七八十个男子仍旧单身,他们年轻气盛,很容易酿出乱子;

     第二,今冬大雪来得格外早,族人们采集、狩猎所储存的食物严重不足,恐怕撑不到冬去春来;

     第三,部落派去潜伏在雷氏部族的探子回报,雷氏族长正密谋与庄氏部族联姻,结盟,欲要趁着深冬那段部落最难熬的日子里,两族联兵来攻部落,彻底扫除这个百年大患。

     此三者固然麻烦,而她想要顺利执掌酋长大权,亦需要威望,需要向族人证明自己的能力,需要一次实战检验出那些族人值得为她所用,至乎成为她赖以信重的左膀右臂……

     综上种种,她最终策划了这次针对宿敌雷氏部落的精密突袭,而且,此次突袭只是第一步……

     但此一步,已淘汰了近百孱弱男丁,掳来了二十余雷氏子弟,为她解决了男女失衡、粮食不足两大难题。

     不过,接下来的第三难题,可不像前两个那般容易解决!

     此时此刻,听着外面族中男女其乐融融,阿罗莜展颜一笑,连日来如弓弦般紧绷的心神亦舒缓不少。

     老妪酋长在旁瞧着女儿眉眼间抹不去的疲色,不由心生怜意,又暗暗叹息,由衷而言,她本不想将部落的重担全部压在女儿尚还稚嫩的肩头,然而女儿既有雄心壮志,她这为娘的,岂能不全力支持?

     除此之外,她亦只能为女儿选一个合适的夫婿,让她有一个缓解疲惫的贴心人,多一些女儿家的欢乐……

     更何况,她之所以选中那个雷氏子弟,不是没有原因的,她看得出来,女儿自从去了一趟汉人的地域,从里到外都变了模样,身上多了些她看不太懂的东西,而那个雷氏子弟身上,也有这种东西,这是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山蛮族人与其余雷氏子弟所没有的,无关乎武力强弱!

     她相信自己绝不会看错,也相信女儿与那个雷氏子弟接触之后,定会相处融洽。

     至于那雷氏子弟愿不愿意……呵呵,此类事情并非没有先例,想当年,她父亲就是她阿母从雷氏部族掳来的,初时也是不情不愿,后来日子一久,还不是夫妻和睦,其乐融融?

     “阿罗莜,其实那个雷氏子弟还是很不错的……”

     “阿母你别闹了!”

     阿罗莜娇嗔一句,害怕母亲揪着不放,连忙对等候良久的羽鹄问道:“如何了?雷氏族长是否离开了庄氏领地?”

     “已经探明,雷氏族长……正在归途,走的是……西线小路,而非去……去时的东线大路!”

     羽鹄吃力地咬着字眼应答,心里正抱怨不已,真不知新酋长为何非要他们使用与雷氏部族相同的语言。

     “好个老狐狸!”老妪酋长重重笃了下鹿角杖,冷笑一声,她从不敢小觑这个老对手。

     “确实狡猾……”阿罗莜轻轻颔首,直勾勾盯着羽鹄的双眼,锋芒毕露的目光似乎要刺进她心坎里,“小心监视,可不要被他发现了。”

     羽鹄低头避开新酋长的视线,“不会,妾身所训练的诸多禽鸟中,就属黄爪最为机灵,且从未暴露给雷氏一族,妾身只命它远远跟随,定不会给雷氏族长发现踪迹。”

     曾几何时,她也对酋长之位虎视眈眈,但许久之后,她才苦涩地发现,自己一开始就走错了路,部落需要的是一个战力彪悍,既能压制族中所有男人,又能带领族人与外敌正面抗衡的强者为酋长,而非一个大多数时间行走在阴影里的刺客,斥候。

     “如此甚好!”阿罗莜当然知道单凭策划一场成功的突袭战尚不足以让羽鹄夫妇对她彻底归心,但她自信,那一刻已然不远。

     念及于此,她轻抚着腰间所悬的精美羌笛,这是老师亲手以湘妃竹所制,通体满布云纹紫斑,同时赠予她的,还有《太平经·方术补遗》之仙乐篇。

     “我三年如一日地苦修此篇秘术,如今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恰是应在了杀父仇人身上,可见冥冥中自有天意。”

     不错,现任雷氏族长,正是七年前率人杀入部落,摘走她父亲头颅的罪魁祸首!

     “七年了,是时候血债血偿了!”

     老妪酋长眼眶微红,浑身杀气乍盛,满头银丝无风自动,向后扬起。

     一直沉默的山甲受此感染,忍不住战意蓬勃,豪气道:“雷氏族长父子一死,必然全族大乱,人心惶惶,我等再倾巢而出,必可一举将之击灭!”

     出人意料的是,他的汉语竟词义清晰,流畅之极。

     阿罗莜深深看了他一眼,却转而吩咐羽鹄:“你去召集人手,不必太多,三十人即可,但要个个精干,弓箭娴熟……山甲留守部落,派人通告雷氏部族,若想迎回俘虏,便拿三百铁剑、百石五谷来换!”

     山甲颇为不甘,欲言又止,终是垂首领命,山蛮诸部落一直以来全是男嫁女家,女子主事,他虽为核心战力之一,可也不敢以身试法,挑战酋长母女的威严。

     阿罗莜暗暗摇头,她何尝不想一鼓作气灭了雷氏部族,但去过了大汉,她才明白,雷氏部族、庄氏部族的水比她想象的要深得多,他们绝非一般的化外之人,而很可能是数百年前自中原渡海迁徙而来的隐世家族。

     她曾听老师提过,中原史上,每逢改朝换代之时,总有一些豪杰因种种迫不得已之由而举族隐退到人迹罕至之地,后来或是就此消泯,或是择一时机重新入世,重振声威。

     更有甚者,雷氏、庄氏的家族原本在中原也是世家豪族之中的佼佼者,至少,如今的中原地域,有能力冶金炼铁、私造兵刃的家族也不多,何况数百年前?

     而且雷氏举族尚武,兵阵传家,俨然一派将门世家的风范……此间大有可疑!

     相较之下,仍在凿石为器,削骨为刃,鹿角为矛,青石为镞,以采集、狩猎为主的山蛮部落,想要彻底击败底蕴深厚的雷氏部落,其难度可想而知。

     ……

     夜幕初临。

     一行三十余人悄然下山,抄捷径直往东北方向而去。

     片刻之后,山下雪林里闪现一个窈窕黑影,正是一路尾随山甲所部而来,欲要伺机潜入山蛮部落的露兮。

     “山蛮人入瓮了……回去便杀了那个山蛮探子,冗哥的前后布局就再无外泄之虞!”

     但见她一脸喜色的望着那三十余人消失在夜色下的方向,刚刚她没敢细看那三十余人具体是哪些人,因为雷冗跟她说过,武学到了羽鹄、山甲那等层次,对别人的目光注视极为敏感,犹其是带有敌意的目光,可她猜也能猜到,那三十余人之中,必然会有山蛮酋长,亦唯有山蛮酋长,才有力敌雷氏族长的实力!

     曾经的血海深仇,足以让两人一见面就殊死相搏!

     又等了片刻,露兮转头看向山上,山蛮部落在夜色下隐现轮廓,“哼!好运的小子,此次看你还往哪里躲?”

     她正欲潜伏上山,忽然脸色一变,连忙转身极目望向雪林对面,那处隐隐约约不知有多少人影潜行而来。

     “是谁?族中部曲主力?不对,多半是雷髯!”

     一念至此,她脸色又变,毫不犹豫地掠出雪林,消失在夜幕之中。

     “刚刚那一眼,凭雷髯的武功,定然已经察觉了我的存在……”

     ……

     “是谁?莫不是山蛮人的暗哨?”

     带着近百部曲踏雪疾行的雷髯忽地皱起浓眉,旋即深吸口气,低声喝令:“行踪已泄,即刻全速前进,一鼓作气杀上山蛮部落,救出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