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差点被剥皮
    “哼哈~”

     “哼哈~哼哈~”

     烈日下,元季走在平坦的官道上,不见半个人影,正自心焦。忽然传来雄浑的操练声,他停下来,侧耳细听。

     操练声从大道东南面传来,元季欣喜,拐了方向,朝那边走去。

     路到尽头,是一座呈拱形凸起的小山。元季站山脚下,操练声明明就在耳旁,可是山上除了树还是树,没有其他的发现。

     他虽惊疑,想到沦落到不知何方的狐狸精,咬咬牙走了进去。

     所经之处,小树不过手臂粗细,郁郁葱葱,很是鲜嫩。没走多久,元季就敏感的发现了,这山上死寂,听不见也看不见飞禽走兽的踪迹。

     甚至于有风吹过,树影摇晃,竟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但是,操练声却声声贯耳,与山里的氛围格格不入,仿若两个世界。

     元季后背冒出冷汗。

     突然,山间丛林里升起了一阵阵白雾,白雾从地里钻出,弥漫在丛林上空,遮蔽了日头。元季不适的闭眼。

     再睁眼,眼前景象一变。

     一排排士兵排成一列,英姿飒爽的挥舞着长矛,口号整齐,气势逼人。操练的士兵前方架着一口整齐的大锅,伙夫正往大锅里头加入新鲜的大骨头。

     另一旁的营帐前,赫然飘扬着一面威武的大旗,大旗黄底红边黑字,黑字霸气。元季注意到,大旗上写的是神策军。

     据他所知,神策军早已编入皇城禁卫军。

     “停”

     正带兵操练的玄风发现有人闯入,他立刻叫停。士兵训练有素的把元季团团围住,脸上虎视眈眈。

     “你是何人,胆敢擅闯神策军驻地?来人,押起来。”

     玄风用一种看奸细的目光,不善的盯着元季。正值多事之秋,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的警觉。

     元季还在疑惑应该在大明宫的神策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听见两声响亮的应道,“是。”随后便上来两个小兵,把他扣押起来。

     “小生是来寻人的。”元季赶紧解释,他听说神策军治军严谨,一旦发现可疑之人,必定会要了那人的命。

     “来大军驻地寻人,你当老子好糊弄?我看,分明是尖细。”玄风丝毫不相信元季的话,他不知抓过多少像这样的人,直接像以往一样下命令道,“把人押到将军处发落。”

     “小生真的是来寻人的。”元季再三表明自己的目的。玄风听也不听,一挥手命押着元季的两个小兵跟上,直朝秦子吴的营帐去。

     人还未到声先到,玄风在秦子吴帐外大喊,“将军,又抓了个尖细,”他边说边往里头走。

     “小生不是尖细”

     元季无奈,终于体会到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他只希望,这人口里喊的将军不会如这人一般难以沟通。

     他老实跟在玄风后头被押入将军营帐,不敢和这些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兵士们强辩。

     秦子吴倒拎着赤色胡狐狸,思索着如此漂亮的火狐狸还真不舍得活剥了。可惜了,可惜了。

     不过……

     “小狐狸呀小狐狸,为了我家阿嗣,你就牺牲一下吧。”

     他正自嘀咕时,听见玄风的话,头也不回的道,“噢~这是第几个了?先关起来吧,老子稍后审。”

     元季刚被进帐就看见一个壮硕的背影,心知此人就是将军了,又听闻将军的话,想着必须要争取机会,不然真要被当做奸细处理了。

     他本想施个理,但想起手还被反扣在身后,只好舍了礼数,清清嗓子道,“将军有礼了,小生元季……”

     话未落,元季蓦的瞪大了眼。

     他看见,背对着他的将军转回了头。将军左手拎着扭个不停的火狐狸,右手执匕首,在火狐狸的肚子上比划。

     “绾绾~”元季大叫出声,使出浑身解数挣脱兵士的控制,撞上将军手里的匕首。

     秦子吴被撞的失了平衡,匕首掉在地上。他手里的赤色胡狐狸则趁乱咬在他大腿上,逃了出来。

     元季见状,一把抱起狐狸精。

     绾绾差点被拨了皮做成狐狸敞,愤怒,害怕,各种情绪兼而有之。她乍一看见书生,细长的狐狸眼立即通红,泪珠顺着长长的眼睫毛滚了下来。

     “呜呜”“呜呜”

     火狐狸呜咽哭泣,这回是真的受委屈了。元季心疼不已,用衣袖轻轻给怀里的狐狸精擦眼泪。

     他掏出申时行给的,可以解除国师封住绾绾法术的符咒,温柔的贴在胡狐狸额头。

     绾绾只觉得一股暖流从前额传到四肢百骸,躯体内重新注满了灵力。她大喜,立刻变作人形。

     绾绾低头看看自己久违的手脚,十分感动,她扑进书生的怀里,呜哇大哭。

     元季何曾见过狐狸精这般模样,当下心思微动。他紧紧的抱着绾绾,心里满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秦子吴原是大怒要亲手抓撞了自己的书生,却见证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顿时目瞪口呆的大吼道,“老子真撞上狐狸精了。”

     玄风反复揉眼睛,不确定的问秦子吴道,“老大,你刚才是想拨了狐狸精?”

     秦子吴语塞,两人面面相觑,同时想到,死定了。果然,他们不出声还好,一出声,马上勾起绾绾的怒火。

     狐狸精对得罪自己的人向来睚眦必报。

     她右手在头顶上空挥过,施法术将所有人定住,然后噙着阴森森的冷笑,对秦子吴和玄风伸出狐狸爪子。

     ……将军营帐惨呼与求饶交杂着响起。

     良久,元季上前拉住眼睛发红,火气燃烧正炙的狐狸精,劝道,“好了好了,差不多了,他们在边关流血流汗的,都是大英雄,咱门还是要留几分颜面给他们的。”

     听得书生这么说,胡子拉碴,只看到清一双大眼睛的秦子吴脸上满是感动,他吸着鼻子道,“这狐狸精好生凶残,老子看你这书生不错,还是要快快寻了个机会逃离她掌控。”

     秦子吴一番自认为好意的话,气的绾绾又狠狠挠了他一爪子。

     元季无言,头顶仿佛有一群乌鸦飞过。

     他为这狐狸精担惊受怕了一整天,又生气秦子吴想剥了绾绾的皮毛做狐敞,是以对绾绾的报复不做阻拦。

     直到见狐狸精把两人挠的皮开肉胀,活像被鞭刑过一样,才开口替他们求情。没想到这将军完全误解了自己的好意。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竟然挑拨书生。绾绾仿佛被踩了尾巴,脸上不怀好意的笑起来,直笑的秦子吴和玄风两人惊心动魄。

     “叭”

     她打了个响指,用法术把两人头朝下悬空漂浮在空中。重心向下,血气从叫上冲到头顶。秦子吴和玄风脸胀的跟猪头一样,惨不忍睹。

     元季不忍心的用手捂住眼睛,又实在忍不住好奇的从指缝间偷看。啧啧啧,他惊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疯狐狸的残暴更加高声莫测了。

     哼,狐狸精冷哼。

     绾绾甩甩挠酸了的爪子,狐狸眼眯起,想起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不急,自己这就回去和臭老头算算这笔账。她亲密的揽抱住书生,脚下卷起一阵风,拖着元季直朝大明宫内的大角观而去。

     国师蒙武皇召见,正在紫宸殿为武皇亲选公主大婚之期。

     绾绾和书生到大角观的时候,观内空无一人。她放开书生,思索要怎样对付道行比自己高深的臭老头才能不吃亏。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绾绾眼睛一亮,想到,其实只要臭老头如她先前一般,封住法术,岂不任自己为所欲为了。

     但是自己道行尚浅,还斗不过臭老头,怎么可能封住他的法术?

     她越想越觉得此计不可行,愁眉不展。

     云季见狐狸精急匆匆的来报仇,到了却又无任何动作,觉得不像是她的风格,于是好奇的问道,“绾绾,不报仇了吗?”

     绾绾丧气的露出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和书生说了自己的打算,末了委屈的道,“我打不过臭老头。”

     “咳咳”,元季揪了揪狐狸精软趴趴的耳朵,思索了一会,从袖子里抽出另一张符咒递给绾绾,“大胡子给的,你试试。”

     那个半吊子?

     他能有什么好东西?绾绾不抱兴趣的接过看了看,待看清了上头的东西后,立马精神焕发,眼睛发亮。

     符咒上隐有很强的术法,肯定不是大胡子的道行能画出来的。除去大胡子,那就只有臭老头了。

     并且最为重要的是,这张符咒和臭老头打入自己额头的一模一样。

     “吧嗒~”

     绾绾红唇重重的亲在书生脸颊,抱着他的手臂摇晃着撒娇道,“傻书生傻书生,绾绾太喜欢你了~”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又道,“不对不对,是比太喜欢还要多的多的喜欢。”

     元季有点手足无措,对狐狸精的示爱还是不太习惯。偏偏狐狸精不满足,自己都这么喜欢傻书生了,那傻书生呢?

     绾绾又亲亲元季另一边脸颊,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在他脖颈出蹭啊蹭的。她感受到书生胸膛的剧烈起伏,红唇坏心眼的一路吻上书生光洁的下巴。

     书生脚下酥软,一人一狐一齐倒在大角观唯一的软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