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 卖药无门
    今日柳靖舒又起了一个大早,背着小破萝,往深山里去。

     因为鱼被偷一事,断了二郎上学堂的银钱,得放弃学堂回家帮忙,柳靖舒也不好整日呆在家里无所事事。

     给余娘交待了一声,柳靖舒就不回来用午饭了,然后在余娘的担忧下提筐出门。

     寻了一小箩筐的药材,打听着去县城的路,柳靖舒搭着隔壁村的牛车进入平安县。

     “铁牛哥,谢谢你!”

     柳靖舒背着小箩筐跳下了牛车,冲着那小伙子笑着道谢。

     穿着粗布衫的铁牛咧嘴笑了笑,指着前方那几间空荡荡的店门,有些粗里粗气地道:“柳妹子,那里指不定会买你的药材,你且去问问。要是回头快了,你就到前面的小菜场找我,铁牛哥送你回村里!”

     铁牛是上河村的一个赶牛户,专门给人送货的,这不,才碰上了柳靖舒。

     柳靖舒又说了声谢,便按着他所指的几个方向跑去。

     铁牛看着柳靖舒小跑进了人群里,有些傻了吧叽地抓抓毛发,笑了笑,这才赶着牛车走。

     柳靖舒背着小箩走进一家店,掌柜的正是无聊地拔着算盘,有一下没一下的,看着生意甚是冷清。

     “掌柜的,你们这需要药材吗?我这里有些刚采集的药草……”

     柳靖舒话还没有说完,掌柜的扫了她一眼,不耐烦地挥手,“不要,不要……”

     “掌柜的,您先看看再说,我采集下来的药绝对是良药。”柳靖舒咬了咬牙,不走。这家店看起来以前也是经营药材的,里头还有些淡淡的药香味,只是不知为何,这里为何生意如此的冷清,而看这东倒西歪的药柜,看起来好像刚刚遭了强盗,刚才远远的望进来,还以为掌柜的是在清点药材。

     掌柜的突然火了,眼中满是不耐,“什么良药,走走走,我们这里不需要什么良药。”

     柳靖舒愣了愣。

     掌柜停下手中的动作,从柜台里走出来,一把推了柳靖舒出门。

     “别再来了,走走走……”掌柜的像是赶苍蝇似的。

     发柳靖舒蹙眉,心里虽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看着这药材铺很缺药材的样子,却为何不需要自己的药?

     没有再多想,柳靖舒再走了几家药材铺。

     可是刚进门问起药材,那些人就见了瘟疫般将她赶出门。

     柳靖舒这回才真正的愁了起来,而她也发现了,自己进门时,掌柜的分明是有些渴求,可是却为何还要将自己硬赶了出来?

     而且,每一家的药材铺都清空,当真是被某个人洗劫一空。

     坐在台阶边,看着人来人住的小街,柳靖舒陷入了苦难。

     她这是买药无门啊。

     直到了黄昏,柳靖舒走得两腿发了软,可是整个县城都被她走了两遍了。

     柳靖舒最后无奈,又累又饿的,只能跑到小菜场找铁牛。

     铁牛正与几个大妈讲着话,搬着一些剩余的菜,和筐上牛车。

     柳靖舒小跑了上去。

     铁牛见了柳靖舒还背着一小箩筐药材,就知道柳靖舒没卖成。

     “柳妹子,没卖成没关系,偶明日再搭你来,指不定会有人要……”铁牛不会安慰人,见柳靖舒一脸疲惫,抓了抓头。

     “那个,柳妹子,你饿了吧,我这里有几个薯仔,你先拿去填填肚子。”本来那些薯仔是留到后边忍不住饿才吃的,现在铁牛却是全给了柳靖舒。

     柳靖舒看着静静躺在自己手上的被虫咬过半的紫薯,偷偷看了眼铁牛,有些不好意思地拿起来抹掉一层沙,左右看了看,最后找了个地方下口。

     因为被虫子咬过,有些地方总是有些苦味。

     但柳靖舒饿过了头,也没管那么多,三两下入肚。

     铁牛看着柳靖舒吃得“有味”,笑傻了。

     “哟,铁牛,这是你媳妇呢?咋长得这么水灵,是哪个村的村花呢!”一个大妈拍了拍身上的土,笑眯眯地看着这两人。

     铁牛脸皮一红,见柳靖舒拿着琉璃眼看着自己,不由一阵无措。

     柳靖舒只是笑了笑,然后将手中剩下的三个递回到铁牛的手中,“铁牛哥,你赶了一天的车,也饿了吧,我量少,吃不了这么多。”

     其实柳靖舒啃了三个,肚子还饿得要命,偏偏身上又身无分文,连买个馒头钱都没有。

     现在她才知道,钱真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在这种时代里。

     “哎呀,铁牛,你媳妇还真体贴啊!”又有一大妈起哄了声。

     铁牛紧张地看了数眼柳靖舒,见她漂亮的小脸上扬着笑容,不知怎么的,铁牛的心跳猛地怦怦加速。

     “张大嫂,柳妹子不是……”

     “哎呀,铁牛,张大嫂知道,你皮薄,不好意思认了。可人家妹子没有反驳,你急个什么……多漂亮的媳妇啊,铁牛啊,可得看紧了!”

     “铁牛,你啥时娶的这么漂亮的媳妇……”

     “比我家那个小媳妇漂亮多了,瞧瞧,跟个天仙似的……”

     铁牛被她们越说越脸红,都不敢再去看柳靖舒的笑眯眯的小脸了。

     “那个,柳妹子你别听她们的……”

     柳靖舒完全没在意,她却是感激这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老好人。

     其实铁牛并不壮,却高大,五官看着舒服,起码在上河村里算个英俊小伙子,老实又本分,善良,乐于助人。

     上河村的人都喜欢这小伙子,家里有个老母亲要养,爹死得早。

     如今这小伙子都二十了,还没有娶媳妇,家里母亲正催着,可他就是不成亲。说什么没银钱,将人家姑娘娶过门吃苦头。

     不少姑娘看中了铁牛,只是他却装傻,愣是将人家姑娘气得直跺脚。

     现在人家看到他身边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大伙儿们总算是知道,为嘛人家铁牛不愿娶媳妇了,原来一直藏着这么一漂亮仙女。

     “没关系!”柳靖舒笑了笑。

     铁牛看着柳靖舒的笑脸,更是不好意思地傻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