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姜知临51
    “姜容你先静静,宁小姐就是怕你冲动才联系我让我看住你。”小纪一把扯住姜容的胳膊,“何况,现在那边边境戒严,你也去不了。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你去了,又能如何?”

     姜容看着手机,页面上关于x市的报道也只是文字报道,连张图片都没有。小纪说的没错,她就算去了又能如何,她连祁非在哪儿都不知道。江楼她也联系不到,冲到江楼家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毕竟她去的那一回都是江楼叫人去接的,就这样一路上还各种核验身份。而从跟江楼的接触来看,江楼和祁非明显只是私人关系好,就算郑辉,江楼都极少有联系。

     郑辉,对了还有郑辉。

     姜容在通讯录里来回翻着,最后找到了郑辉的电话,他应该知道祁非具体安排吧?

     电话响了四十秒,没人接听,再打,依旧没人。

     姜容突然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与祁非虽然是男女朋友,却对他一无所知,真遇到事情,她连祁非身边可靠的人都联系不到。她认识的只有江楼、郑辉,海城的人也不过是一面之缘,根本谈不上认识。

     周老板抽完烟,轻敲了两下车窗,然后开门上车。

     “姜小姐,我先送你回酒店休息吧?”

     “好。”姜容话都没经过大脑就说了出来。

     她现在思维乱得很,什么冷静什么理智,她统统都不想要,她就想马上去b国,去祁非在的地方,看到他就安心了。可是刚才她的心动,却提醒着她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横竖有心,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很有可能就是冲着祁非去的。

     所以x城的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是祁非连夜去了x城?

     祁非得罪了什么人么?还是触犯到谁的利益了?

     顺着这个思路想,姜容心突然就静了。

     她听江楼讲过,b国经济落后,有资源技术上又不行,石油是肯定会找其他国家或者大的石油公司接手开采。祁非有没有这方面的业务她不知道,可是他的优势那么明显,这一去若是成功了,其他人恐怕连汤都分不到。

     姜容心里把大的石油公司挨个过了一遍,又把那几个什么事都想插上一脚的国家顺了顺。她突然就觉得好笑,真的至于么?不过想想那些石油战争,再想想其实b国也仅仅是和祁非有交情,和z国关系仅仅通过祁非来维持,一旦这根纽带断了,也就不剩什么了。

     她把嘴唇咬得失了血色,无论如何她都要去b国一趟。可去b国又谈何容易?就出关这一项,她就过不去,来回一折腾不知道要多久,家里还有阿宁他们肯定会拦着她不让去。

     姜容微微一侧头,看见了小纪。她伸手去摸手机,又放下。这年头谁都能查她行踪了,更何况一个通话记录?

     “小纪。”

     “嗯?”

     “手机借我一下。”

     小纪不明所以,还是拿出手机递给姜容。

     周老板车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前:“姜小姐,那你先休息?”

     “好的,周老板真是太抱歉了,我这边……有事,图纸的事……”姜容歉然。

     周老板忙道:“没事的没事的,你们有事先忙,这些你刚才也都跟我讲过了,我也记的差不多了,回头哪里记不清再找你帮我看也是一样的。其实那些图纸也都还没弄好,我太心急了些,就把你请来了,等都弄好了再请你看。噢对了,姜小姐你在这边有什么事随时找我。”

     “嗯,好。”

     周老板开车离去,姜容没有避开小纪,然而她电话还没打过去,程宸的电话就已经打了过来。他直截了当地问:“小纪,姜容还好?”

     “我不好。”

     “……知道你不好我就放心了。”

     程宸还是关心她的,姜容知道。她没工夫和程宸斗嘴,她也不加名带姓的了,只说:“哥,我要去b国。”

     “嗯。”

     “可我不知道祁哥在哪儿?他的人我一个也联系不上……”

     “我知道。”

     “你知道祁哥在哪儿?”

     “……我是说知道你不知道。”

     “你别说话!”

     “不闹了,我现在在澳门,等等小纪会帮你把一切事情处理好,带你来我这儿。有什么事等来了再说,你现在把电话给小纪。”

     姜容丝毫没料到程宸居然在澳门,也没犹豫,直接把电话递给了小纪。

     不知道程宸说了些什么,小纪面容严肃点头称“好”,又压低声音说:“宸哥,你放心吧,姜小姐这边的事我都会处理好。”然后又等了好一阵子,才把电话放下。

     “什么情况?”姜容看小纪挂断电话,忙开口问。

     小纪神色如常地跟姜容说:“姜小姐,我们上去休息吧?”

     姜容看了一眼小纪,心思飞快地转了一圈,应声:“好。”没多问,拿着房卡上了楼。

     小纪跟姜容一起进了房间,然后把整个房间各处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伸手指了指姜容的手机,姜容疑惑着把手机给了小纪。就见小纪飞快地把手机关机拆开,取下手机卡,放到一旁才说:“姜小姐稍等,我安排一下。”

     姜容默默地看着小纪不断地接听拨打电话说着各种事,她也隐隐听懂了,小纪带姜容去澳门并不打算通过正常途径。姜容目光没有焦距的望着她那个被拆开的手机,若有所思。

     片刻间,小纪已经安排好了。

     “姜小姐?”他的手在姜容晃着。

     姜容回过神:“我在听。”

     “姜小姐,去澳门的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宸哥在澳门的事情也不能透露出去。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会儿车到了,我们就可以走了。”

     姜容无所谓地点点头,她要去b国自然不会告诉别人,告诉了她哪也去不成,不然她也不会找程宸帮忙。看着小纪的严谨劲儿,连她的手机不让她带着,若是不是担心祁非,她只怕会很兴奋。

     “宸哥说没说b国的事儿?我去了澳门他安排我去了b国,怎么找祁哥?”

     小纪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些我也不知道,宸哥只说让我带你去澳门,其他的并没有交代,不过既然让你过去,肯定已经有相应安排了吧。”

     姜容看小纪的那副样子,知道也问不出来什么,就换了句话问:“他怎么来这边了?”

     小纪摇头,表示不知道。

     姜容没兴趣再问了,往沙发上一坐,静静地等着车来。也不知道阿宁那边有没有新的消息,她看看手机,突然道:“你不让我带手机,你怎么还拿着?”

     小纪一怔:“我手机安全。”

     加密?防追踪防监听?姜容笑笑,也不知道小纪到底是做什么的。

     不多时,小纪接到电话,示意着姜容可以走了。

     到了楼下,并没有车,姜容:“……”

     只见小纪随意地伸手拦车,两个人坐上出租车,小纪报了一家餐厅名字,是一家很火的小吃。门前人来人往,小纪护着她左闪右避地往里走。

     挤进餐厅,小纪领着姜容从后门出去。餐厅后面一条小巷,姜容:“……车呢?”

     小纪示意姜容噤声,然后带着她一路拐到另一扇前,推门进去,屋里人见是小纪,两人目光一交汇,点点头。随后带着小纪姜容二人走到一幅画前,收起画轴,露出一扇门。姜容:“……”

     要不是之前跟程宸通过电话,她都要怀疑小纪要把她拐卖了。

     姜容跟着他们走过长长的甬道,到了一家修车的修理室,那人指指一辆已经备好的车。小纪过去看了看,然后跟那人比了个“ok”的手势。随后开车门上车,姜容停了一秒钟也跟过去,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做好后,姜容拍拍小纪的肩膀,指了了一下嘴。

     小纪一怔,有些发蒙,反应过来后笑得不行:“没说不能说话啊。”

     姜容狠狠地瞪过去,心道:那你们都不说话,把气氛搞得诡异的不行。

     “我们就这样过去?”这边离珠城不算远。

     小纪摇头。

     随后姜容就知道小纪摇头的意思了,这根本不算完,中途他们又换了几次车,自然得不行,比如开本身广省的车进广省,再换珠城的车进珠海,然后又换了车出了珠城。

     姜容:“……”这不是要送她去澳门吧?如果有人告诉她,他们现在这是在搞刺杀搞恐怖,她一点都不会怀疑。

     她到最后已经晕乎乎的不知道哪儿是哪儿了,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二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澳门。

     姜容颇不习惯的坐着,看着右侧扶着方向盘一脸专注的小纪,问道:“我们现在安全了?”

     小纪:“……”说得好像他们是被追杀大逃亡一样……

     他应着:“嗯,我带你去见宸哥。”

     车停在了一栋丝毫不显张扬的房前,两人下车,进了门,门内别有千秋。

     佣人看到姜容,就跟没看见一样,一点惊异都没有,伸手就去接姜容的包。姜容道了一句谢,眼角不经意扫过一旁的小桌上一块表,只觉得好眼熟。

     又往里走,头顶是整块的玻璃板,阳光透过玻璃斜斜地落在地上。

     小纪停在一扇门前,轻敲,就听里面传来程宸好听的声音,干脆明了的一个字:“进。”

     房间隔音极好,推开门的一瞬间才能听到房间内的说笑声。

     程宸一手搭在沙发上,正扭头看向姜容。

     姜容并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投向程宸旁边站起身的人。

     世间最难的一件事恐怕就是找个词来形容姜容此时的表情了,程宸一挑嘴角,也站起身。

     “丫头,还满意么?”

     姜容那还顾得上跟程宸说话,直接冲了过去。

     小纪看这情况已经猜到下面的戏码了,用手轻遮了一下眼,有些不好意思地侧了侧头。

     倒是程宸闲闲地倚着沙发靠背,嘴角笑意若有若无。

     然而……

     姜容一拳打在祁非胸口,怒气冲冲地:“祁非你说一声不会吗!给我打个电话不会吗?!都不会的话开机会不会,等着接电话会不会!”

     小纪:“……”他把头转了过来,这戏……他不能错过。

     祁非刚要开口解释。

     就听姜容凶巴巴地道:“你不许说话!”

     祁非乖乖地闭了嘴。

     却在下一秒紧紧地拥住姜容,姜容挣了几下没有挣脱。祁非在她耳侧低声下气地说道:“别气了,是我不好……”

     程宸好整以暇地坐下,还招呼小纪也过来一同坐,便喝茶边看戏。

     姜容小脸一扬:“没用!”趁祁非稍稍松劲儿一把推开他,祁非忙反手拉住姜容的手臂。

     程宸看着祁非拉住姜容的那只手,邪气的一扬眉,幽深的眼眸中泛着异样的光彩,微翘的嘴角谐谑意味十足,声音慵懒软绵绵拉着长音,话里有话道:“该动口就别动手——”

     小纪:“……”他虽见惯了程宸耍-流-氓-,但这副饶有兴致的模样却极少见,他有些尴尬地拿起茶杯想喝口茶。

     “程宸,祁哥乖着呢,馊主意都是你出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小纪冷不防地一口茶喷出来,掩着嘴咳个不停。

     程宸面色一冷,一字一顿,讥诮道:“哦?是么、”

     姜容第一次见程宸这样,顿时有些慌了,以前程宸不管她怎么作怎么闹都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对她一句重话都没有过。

     “宸哥我……”姜容一抿嘴,张大眼睛无辜地望着程宸。

     程宸起身就要走。

     祁非皱眉:“程宸!”

     姜容忙挣脱祁非的怀抱,追到程宸面前,一扯程宸的衣角,活脱脱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可怜模样。

     程宸声音清冷:“叫我什么?”

     “哥……”姜容快哭了。

     程宸伸手在姜容小脸上一掐,那手感,跟几年前一点没差,他手指捻了捻,滑腻腻的。突然就一笑,凶她:“以后不许没大没小的知道么!”

     “知道……”

     “去吧,我让阿姨给你备点吃的。”

     “宸哥……”姜容从背后抱住宸哥,“宸哥,我哥哥不在了,我就只有你一个亲哥了,你不许对我凶……”

     程宸回过身,揶揄道:“小祁你看到没,真是连一句重话都说她不得。”然后道,“快把她拉走,要么你回避一下。你在这儿啊,我这手是抬起来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他话说得痞气,声音却干净得一尘不染。看姜容的目光中不带丝毫欲.念,有的只是对妹妹的无限怜爱。

     祁非快步走过来,伸手一带,把姜容带到怀中。姜容眼圈稍稍泛红,委屈地嘟着嘴。祁非心疼得去抚她的头发,软语哄着。

     姜容低垂着眼帘:“你们都欺负我……”

     程宸示意了一眼小纪,两人把房间让给祁非和姜容。

     房间外,小纪道:“宸哥,从来没见你对姜小姐凶啊,她不过就是叫下你名字,你反应怎么这么大啊?”

     程宸一挑眉,敲了一下小纪的头:“你懂什么。去让阿姨备晚餐,唔,清淡点,别放辣。至于其他的,我之前都交代过了,你再提醒一下。”

     小纪:“好。”他的脚步突然一顿,“对了宸哥,b国那边的事儿……”

     程宸闻言,眯着眼目光幽深说道:“我自有分寸。”

     房间内。

     姜容在祁非怀里蹭了半天,祁非好话说尽,姜容才开口,小声糯糯地:“祁哥,昨晚上打电话你不是在b国石油城,怎么转眼间就到了澳门?”

     祁非:“……”祁非其实对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跟姜容说。说实话吧,当真不敢,说假话吧,他又说不出口。所以他就盼着姜容把这是儿忘了,他就解脱了。

     可是姜容担心了一整路,见到祁非的后她安心了,自然对祁非的“穿越”神奇不已。

     其实祁非根本就没去b国,去b国不过就是一个幌子,加之收到了程宸的友情示警,便自然而然地在澳门呆下了。

     至于为什么是在澳门,只能说程宸这种人经常在各大赌城出现,来澳门丝毫不违和。

     说起来,祁非和程宸除了见过一面外,并没有什么交情。中间若没有姜容,二人只怕不会有什么联系。

     程宸肯对祁非示好,也是出于几个月前祁非的好意。那时候祁非曾有意无意的跟阿宁说起过掏空霍氏的建议,阿宁又转告了姜容,通过姜容的口告知了程宸。

     程宸是什么人啊,七窍玲珑心,头发拔下来一根都是空的。听了这事,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空穴怎么来风?

     “霍氏”除了霍老的那批老人,已经霍臻现在用的新人,还有当初霍逸的一批嫡系。有些是明面上大家都知道的,还有一部分隐藏在新老人中。程宸联系到他们,暗中调查了“霍氏”的资金动向,的确发现了一批资金的异动。

     商场上也有合纵之术,“霍氏”在z国的分量不可估量,关键时候会是程宸的一大助力,有如此异动程宸自然不会看着不管,更何况“霍氏”也有霍逸不少的心血,霍逸不在也还有姜容在。

     事后他旁敲侧击地问出这件事是出自祁非之口,他心思一转就明白了祁非的好意。虽然程宸不知道祁非是怎么了解到的,也不知道祁非为什么肯出言提醒,不过这份心意他领了,于是就有了这次澳门之约。

     祁非虽然不断地忙事情,但却是个希望能心闲的人。他内心一直很挣扎,有很多事情他不想参与进去。

     在今天八点三十九分之前,他一直站在漩涡边缘,看着那不断回旋地水流,想置身事外。因为他知道,有些事只要他前进一步,就永远也不可能抽身。

     然而现在,事情却逼得他不得不跳进那个漩涡。他做不出的选择,只好让别人做。

     ***

     时间回到今天早九点,澳门。

     祁非看着b国x城的报道,沉默良久。

     程宸手指轻敲着茶几,意料之中,他不说话,等着祁非去想。

     说起来,关于b国石油的事,他俩还是竞争对手来着,程宸手下的也有石油公司。

     祁非在x城的消息卡得很紧,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这事一出,他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呵、x市遭遇恐怖袭击,z国人祁非惨遭不幸,干干净净。

     有动机做这件事的人看着很多,但实际上,祁非心里最明白不过,会做这件事的只有一人。那人曾是祁非的贵人,在祁非事业起步期没少帮过他,祁非回想起以前两人共事时的事,神情黯然。

     后期有分歧是难免的,可是那人却莫名热衷起m国的生物实验,跟m国几大涉及基因的生物公司来往密切。因着那人的关系,祁非也曾去那些实验室观摩过,当他从实验室走出来时,心中只有一个词去形容这群人,“疯狂”,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