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陶婧说完,陈启久久未言语。

     他松开她,翻了个身,被子随着他的动作横扯过去。

     陶婧蜷起身子抱住自己。

     夜静的只能听到墙上滴答滴答的走针和窗户呼呼的风响,往事一幕幕回归。

     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顺着颊边,打湿枕衾。

     过了不知多久,久到她以为他睡过去了,陈启很重很重地叹出一声气,声音从嗓眼里挤出来,沉重的,无奈的,问,“他是谁?”

     陶婧不敢想,不敢回忆,更不敢闭上眼睛,那个人的脸随时都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她怕自己会克制不住哭泣,紧咬嘴唇,一句话也不肯说。

     谁也没有再说话。

     墙上的钟不知疲倦地走着。

     滴答、滴答、滴答……

     陶婧睡不着,每一秒都饱含煎熬。

     手被压的酸疼,不敢动。

     她想了很多,想到以前两人的快乐时光,想到偶尔吵架冷战,继而又想到许亚平对她的冷嘲热讽白眼冷漠。

     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五年前的那次争吵。起因是老家来了人,当初她逃婚的那家子,说她是破鞋,说她有婚约在身,说她是个骗子、婊、子,说她玩弄陈启的感情,陈启第一次用那种不可思议的陌生的目光看她,他虽然没有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情绪,当天晚上他们吵了一架,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曾经的浓情蜜语不复,他说不再爱她。小寒梅躺在小床上嚎啕大哭,窗外雨雪交加。他不顾她的哀求啜泣和委屈,执意搬到客房。她睁着眼睛看了一夜的天花板,在绝望中度过了一夜。

     连续几天陈启对她不闻不问,等那几个人走了,忽而接到母亲的电话,那几年她和家里人彻底断了联系,那些人怎么找到她的,她从来没有细致想过,至于母亲会联系到她,她想可能是那些人带去的消息,母亲在电话里告诉她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所有被压抑的委屈和感情,连同着父亲去世的消息,她被击的溃不成军,哭了整整一宿,第二天简单打包好行李,离开了。

     或许真的不该回来的。

     在这样压抑畸形中过完一生,也好过叫他看见她所有的不堪和丑陋。

     她一直期望的生活,阳光、温暖、充实,谁也给不了,谁也拯救不了。

     陈启翻过身面朝她,手伸过去,放在她的小腹上,轻柔的抚摸。

     陶婧心颤了一下。没动。连呼吸都止了。

     他以为她睡着了。微不可闻地叹了声气,轻声说,“我没料到会这样,但是……即使知道这样,我还是没办法放手……小婧,我们重头来过好不好……”

     一滴泪砸在他的手臂上。怔了一下,手摸上去,枕头上一片湿,她的颊边凉凉的水渍。心疼涌上来,陈启紧紧圈住她,脸埋进她的发间。

     第二天陶婧醒来,陈启圈着她躺着,维持着昨晚的姿势。她翻了个身面朝他。

     陈启睁开眼睛看她,没说什么话,眼皮下面淡淡的青,昨晚大概也没睡好。

     两人对眼望了会儿,陈启掀开被子爬起来,套上裤子走到衣柜拿衣服,顺带把陶婧的衣服找出来替她放在床上手拿的到的地方。

     陶婧拥着被子坐起来,问,“今天不要上班吗?”

     没有回应。

     她翻了翻放在床上的衣服,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过了会儿陈启从浴室里洗漱完走出来,“今天周六。”

     “衣服是新买的?”她望向开始穿衣打扮的男人。

     “嗯。”

     陶婧开始穿衣服。身上穿着陈启的睡衣,昨晚忘记脱了。

     动手脱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陈启忽然转头看过来,她紧张地连忙放下衣服,遮住胸前。

     陈启笑了笑,转回头去继续拾掇。

     过了会儿,陶婧穿好衣服下床,在镜子前的男人转过来,“脚好一点没有?”

     陶婧木了一下,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光着腿站着,略微有些尴尬,窘迫地点点头,“嗯。”其实昨晚夜间上厕所的时候就已经好多了。

     陈启深深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转过去。

     陶婧洗漱完走出浴室,陈启不在。

     她想到什么,走去开了衣柜门,发现内里添了很多新的,又去开下面抽屉,内衣也被换下。陶婧站了一会儿,关上门走出去,看到陈启从女儿房里出来,正往楼下走。

     门轻轻地在身后合上,陈启似有感召地转头过来,目光在空中交汇。

     陈启没动,站在台阶第一级等她。

     陶婧收回目光,低头向他走去。

     等她走近了,陈启迈开脚步走下一级,步子放的慢,似乎在等她跟上。

     容阿姨做好早饭端出来,举头过去,陈启一手抄兜里,身体微微侧向里边,而走在里边的陶婧则低着头,两人沉默着并肩从楼梯上走下来,快走到一楼,陶婧漏踩一级,陈启眼疾手快抽出兜里的手,往她腰上轻轻一扶,陶婧抬眼看他,他的手已经插回兜里,正也低头看着她,两人没有说话,话都藏在眼神里。

     这一幕在容阿姨眼里温馨又体贴,忍不住心里一暖,欣慰地笑了笑,继续把早餐端上桌。

     陈启吃的快,吃完以后出去了,陶婧望着他的背影有些失落。

     陶婧吃完饭,不知道干什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会儿,容阿姨走过来,“小婧,先生好像在外面等你。”

     她跑出去,果然看见他的车在门口停着,陈启坐在车里,望着她。

     陶婧快步走过去,刚要说话,陈启一扬下巴,“上车。”

     陶婧疑惑,“去哪儿?”

     陈启微讶地挑了一下眉,“忘了?”

     陶婧看着他,从他眼神中找到答案,“民政局?”

     陈启点了点头。

     陶婧关上车门,“我没有身份证。”

     陈启没说话,踩下油门。

     车子到公司,张恒早等在门卫处,看到陈启的车子过来,屁颠颠地小跑过去交给他一个女式用包。

     陶婧眼睛一亮,那是她昨天落在青瓷的包。

     陈启身体往后稍稍一仰,包扔给她。陶婧连忙打开来检查,挖出钱包,平安符在,又往包里内侧一摸,一张硬质的卡,抽出来果然是身份证。

     几样重要的东西都在,其他的也没少。陶婧松了一口气。

     陈启从后视镜看她,问,“东西都在吗?”

     “都在。”她手里紧紧攥着平安符,说,“这平安符挺灵的,我想把我的给寒梅。”

     陈启没有马上说话,隔了一会儿才说,“她的我会另外去求。”

     下了车陶婧想起一事,拉住陈启,“你出门看黄历没有?”

     陈启奇怪地看她,“怎么?登记还要选日子?”

     陈启知道她是有些迷信的,但是既然已经出来便没有打算白跑一趟。

     陶婧低头望了望脚尖,反正她和陈启之间已经够糟的了,难道还抱着好的希望吗?

     这么想着,不再执拗了,叹了口气,说道,“就今天吧。”

     刚走两步,手被陈启拉住,陶婧转头看他,一颗心缓缓下沉,眼神在问他:还是反悔了是吗?没事,一切都来的及。

     “陶婧,”陈启开口,目光清明坚定透澈,望着她,定定的,“我们结婚,不因为任何人,更不因为你是我女儿的母亲,全部都不是,只是因为你是陶婧,我陈启想娶的女人。”

     陶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地怔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她眨了眨眼睛,晶莹的泪珠从睫毛上滚落下来,陈启下意识伸出手去接,她掂起脚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啜泣,“……别这么安慰我,我会把你的好都当真的,我是这样的贪心的女人,求你……陈启,以后千万别再这么哄骗我了……你的甜言蜜语像□□,让我深陷在里面不可自拔无法清醒……”

     昨晚刮了一夜的风,天阴沉的好像要下雨。民政局门口,男人抱着女人,手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贴着耳朵说着情话,身边来去匆匆行人的身影,有目光在他们身上短暂的逗留,很快又赶起了自己的路。

     周六民政局里前来扯证的人略多,轮到他们的时候接近半中午。中间过程很顺利,陶婧竟紧张地出了一身汗,尤其是拍照的时候怎么坐都觉得扭捏,她甚至忘了要怎么笑,陈启手搭在她肩膀上轻轻往他那边靠过去,在她耳边说,“别紧张。”她这才稍稍安心一点。摄影师直夸他们有夫妻相,陶婧本不信的,照片拿到手才发现摄影师不是吹捧的,照片里,两人统一身着白色衬衣,身体微微靠向对方,既不疏离也不过分亲密,配上身后红色的背景,有一种年代感和仪式感,让人觉得很有趣。

     小红本本拿到手,陶婧有种踩在云端上难以置信的感觉。

     走出门果然下雨了,牛毛雨,冰凉尖细,落在皮肤上好像细针刺着。

     陈启的电话响了,接起来听了会儿,眉头皱起来,对电话那边说道:“你先拖着他们,等我回去再说。”

     挂了电话,他脱下外套盖在陶婧头顶,自己则拢了她大喇喇走在雨中。

     陶婧把衣服掀开,抬头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陈启说:“公司那边出了点岔子,”他把她的手一折,藏进外套下面,领子往上一拉,完全包住她的头,“别乱动,小心感冒。”